当前位置: 主页 >> 言情

石虎杀子后赵太子石邃竟因不讲礼貌被石虎杀掉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19-06-30

后赵皇帝石虎杀了先帝石勒的儿子,窃取了皇位,立自己的儿子石邃为皇太子。石邃曾和父亲南征北战,一起在战场上杀敌,一起出生入死,感情非常深厚,属于亦亲亦友的那种。

若不是有晋朝的八王之乱,马氏父子兄弟互相残杀,后赵也不可能趁机建立。所以,当着满朝文武的面,石虎很自豪地说:“我们父子

4000年女干尸容貌竟如少女小河公主容貌

感情多深,我绝对不会杀阿铁(石邃小名)!”

石虎以荒淫暴虐著称,能说出如此温情的话,可见他对石邃真的

李建成功劳最大的开国皇太子

是宠爱有加。这句话,就像一道护身符,不仅让石邃的心落了地,其他文武大臣也都迅速向皇太子靠拢。

石虎对石邃也确实信任有加,很多大权都放给儿子,他自己则整天在皇宫里饮酒作乐。有些事情,石邃觉得有必要请示父皇,就会屁颠颠地跑到父皇宫里,但是大多数时候,石虎正怀抱美女喝酒喝得欢,面对扫兴的儿子,便会大声训斥:“这么点小事也要跟我说?你这个皇太子怎么当的?”

后来,石邃干脆啥事都不跟老爸汇报了,免得遭训斥。谁知道,这样石虎也不高兴,会暴跳如雷地痛骂:“朝中大事,为何不让我知道?”

报也不是,不报也不是,真是让人左右为难啊。仅仅训斥也就算了,关键石虎打人打顺手了,连大臣都动不动就打,自己亲生儿子还不能打吗?于是,只要不高兴,就抡起棒子,劈头盖脸地“伺候”儿子一顿。

身为皇太子,又是成年人,却动不动就要挨打,脸面何存啊?尊严何存啊?石邃慢慢对父皇生出不满,这不满像海绵一样,不断膨胀,最后变成满腔的恨意。父皇这么不给我面子,分明是想孤立我,立其他的儿子当继承人啊。

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我带兵杀了你,自己当

刘恒宠姬慎夫人和王娡之间真的是母女关系吗

皇帝,看谁还敢打我!这么一想,石邃就对属下的人说:“你们愿意跟我一起造反吗?”

众人一听,吓得半死,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说什么都不能答应。见人人心向皇帝,石邃更生气了,每天郁郁寡欢,连政事也懒得理,干脆抱病在床。

石虎听说儿子病了,很是担心,便派身边的女官前去探望。父亲派人来探望,说明还是在乎自己的嘛,说几句感激的话,理所应当,也皆大欢喜,还能给人留下讲礼貌的印象,岂不很好?但石邃不这么想,他受够了窝囊气,看到父皇的女官,气不打一处来,也不管父亲会不会生气,跳起来,一剑将女官戳个穿心过。

杀皇帝的女官就是打皇帝的脸啊,儿子怎么能打父亲的脸呢?石虎很生气,派人把太子手下的人抓来,严刑拷问。一问才知道,太子居然想谋反,想杀亲生父亲。石虎大怒,这还了得,不教训一下这小子,他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于是派人,将太子府团团围住,将石邃软禁了起来。

虽然对儿子有诸多不满,但到底父子情深,关了一段时间,石虎就把石邃放了出来,并单独召见了他。

父子没有隔夜仇,父亲都主动让步了,当儿子的当然需要见好就收,道个歉,说几句好话,父子就会重归于好嘛。但石邃心里的火气还没散呢,见了父亲,就像见了仇人般,不仅不道歉,连礼也懒得行,只甩了甩衣袖,就愤然离开。

这太不成体统了,连最基本的礼貌都没有。石虎气得在身后叫:“太子应该再见见母后,怎么就这么走了呢?”石邃就像没听见似地,理也不理,依然大摇大摆地离开。

石虎心里的气立即火山一样爆发,这儿子,真是太不像话了,这样的人,怎么能做皇太子呢?

怒火攻心之下,那点父子情终于消失殆尽。石虎立即下诣,废石邃为庶人。想想依然觉得不解恨,当天夜里,石虎又派人潜入太子府,将太子及全家杀得一干二净,找个肮脏的地方,随便埋掉了

孝懿李皇后是谁孝懿李皇后是怎么死的

事。

曾经在群臣面前说绝不会杀石邃的石虎,最终还是杀了这个自己最宠爱的儿子。不是他们感情不深厚,不是他们善于猜疑,而是因为他们太过亲密,所以就忘记了最基本的礼貌。父亲随便打骂儿子,是失礼,儿子对父亲不敬,也是失礼,一次又一次的互相失礼,终于将那浓浓的父子情渐渐稀释。

不是只有陌生人之间才要讲礼貌,亲密的人之间,也需要讲礼貌,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互相尊重,才能让感情良性循环。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辛亥革命以后,民国政府只允诺付给退位的末代皇帝溥仪每年400万元,清朝政府以往发给八旗贵族的俸银、禄米一律停发。对于满洲八旗贵族来说,长期以来的一大笔固定收入突然之间化为乌有,使昔日的王公贵族失去了经济来源,陷入坐吃山空的境地。

政治权力的丧失,也使王公贵族们失去了大量收受贿赂机会。过去有权有势时,朝中百官争相阿谀逢迎,奉送金银财宝,如今的王爷失去了权势,变成了平民,不仅没有人来送礼,往往还要反过来给民国新贵们行贿纳银,以求得到军阀政府的庇护。

清代的王公贵族都拥有大量土地,每年可以向耕种这些土地的佃户收取巨额地租以及各种农副产品,这些土地被称为“庄地”,是清初八旗跑马圈地从农民手中抢占来的。辛亥革命后,王公贵族失去了政权,广大佃户、农民乘此时机拒不交租,展开了抗租夺地的斗争,其结果使王公贵族失去了巨额的地租收入。袁世凯虽然下达了大总统令,逼迫佃农交纳庄粮地租,广大佃户依然抗租、占地,王公贵族既然收不到租银,王府中的开支又很大,只得变卖庄地。这些庄地大多以低廉的价格卖给了一些地主、官僚和军阀。

清代北京城内仅王府就有几十座,贝勒、贝子府也有许多。王公们只有这些府邸的使用权而没有所有权。到了民国时期,清王朝一倒台,这些府邸成了王公贵族的私产,连同大量金银珠宝,本来可以使贵族子弟过上比较富裕的生活。但由于贵族们的后代过惯了挥霍浪费的日子,在没有了俸禄之后仍然不知道节省,依然讲排场、比阔气,造成坐吃山空、入不敷出的状况,最后只能靠变卖家产打发日子。再加上一些王府的管事、庄头乘机盗窃主人的财产,或吞没租银,或偷卖庄地,贵族子弟们又是十分懦弱无能,使得王府的财产大量流失。北京城里的各大王府在短短的二三十年里就迅速败落了。

赫赫有名的睿王府,在民国时期,每年减少7900两俸银,1500石禄米,地租收入也急剧减少,后来王府将东北、河北的庄地都卖出去了,每亩只卖了3角5分钱,尽管固定收入几乎断绝,王府的开支却比清朝时还要大。因为过去对八旗贵族有种种限制,不准随便外出交结部院大臣、封疆大员,不准没事串亲戚,不准无故离京。民国时期这些限制都没有了,贵族子弟们就玩得更痛快了。睿亲王魁斌死于1915年,他的两个20来岁的儿子中铨、中铭过惯了花天酒地的生活,老子死后更没人管了。为了比阔,哥俩儿花费巨款修建新房、花园,每个房间都安上电话,又添了西餐厨房,出门不坐轿,而要坐马车、汽车。王府里预备下两辆汽车、八辆马车,家里还买了大量洋货,价格十分昂贵。这两个少爷还经常和一群豪门子弟在前门外聚赌。1919年,兄弟二人卖掉了西郊的别墅,拿着两万元钱,带着妓女到天津去玩。两天的工夫,连花带赌,钱就全没了。

如此大肆挥霍,一掷千金,靠的是变卖家产。过了还不到10年,家里值钱的东西卖得差不多了,于是又靠典当房屋借钱。王府中的500多间房屋典出去后借了10万元,过了没多久又花完了,只得把王府附近家人居住的20多间小房卖掉,后来又把祖坟墓园中的建筑和树林全都卖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