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言情

悲镰之鸣 第二百五十一章 破魂秘术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12-05

悲镰之鸣 第二百五十一章 破魂秘术

“请前辈赐教吧。”

凌莫恭敬答道,话语不乏坚定,何况他早就料到这么一个大族,铸器又怎会轻而易举。

“有这份觉悟,还是不错的,至于你能理解多少,便全看你自己了。”

冰娜缓缓起身,面对凌莫,说道。

“天地间,充满着灵气,按照你们的说法便是魂气,铸器师与工匠的区别,便在于引渡魂气。”

冰凝两手摊开,冰的蓝与火的赤同时掠出,看着凌莫,嘴角弯起弧度。“能控制好温度吗?”

“温度……”

凌莫沉吟一会儿,左右手同时摊开,青蓝色魂气与炽火升腾而起,轻快地舞动着。

“是第一次吗?两边相对平衡,做的不错。”

虽然炽火的温度有些偏高,但如果凌莫是第一次控制的话,效果还是不错的。

“不瞒前辈,晚辈的师父乃是一名魂气医师,在调控平衡方面,做过许多练习。”

凌莫将炽火火焰控制得稍小一些,说道。

“嗯,魂气医师所需的条件虽有些麻烦,但总的来说与铸器师的情况差不了多少。”

冰娜点头,将桌上的铁块抛起,轻轻一拍铸熔炉,炉口弹开,铁块准确无误地落入,发出一声“当”响。

“展开你的精神仔细看,仔细感受。”

冰娜轻轻说道,一股雄厚魂气自左手火属性魂气上猛地爆发,铸熔炉内,一瞬间被烈火所占满。

“这世上,没有一块铁是废铁,所谓废铁,只是用心不专,在铸器师手上,无论何种材料,皆可打造具有灵性的灵器

。”

轰――

只听轰然一声,在凌莫的精神感知下,那铁块已然开始化形,炽热的铁身泛着红光,一柄泛着冰芒的刻刀探入其中,那刻刀竟是由魂气所化,丝毫不受火属性魂气所影响。

嗤――

泛着红光的铁块被切割,道道雾气弥散,瞬间被烈火吞噬,在刻刀的雕刻下,一柄匕首的雏形在火中浮现。

火光逐渐变得温和,冰芒刻刀也随之化作冰蓝色魂气,与火光左右交替,宛如两条盘旋长蛇,围绕着匕首雏形不断缠绕其上。

咻――

冰晶与火光交替,只听一声嗤响,那本是缠绕的长蛇忽而化作两只小型凤凰,一火一冰,盘旋在匕首雏形一周后便就此散开,冷气随之散出。

一声嘭响,一柄古朴的匕首缓缓自炉口浮出,落于桌面上发出一声“当”响。

“可曾看明白了?”

一抚匕首,将其挑起飞向凌莫,凌莫接过匕首,其上魂气远没有散尽,充盈在匕首旁久久不散。

“看的话,倒也是明白步骤与温度的掌握,只是那最后的步骤,是怎样使魂气化凤?”

凌莫的精神感知倒是极为仔细,也是将心中疑问道出。

“哦?观察的倒也仔细,如果你真会在这条路坚持下去,你也会凝练出那对铸器之灵。”

冰娜淡淡说道,随手取过那匕首。

“只怕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反而在意那破魂之术吧?”

“比起铸器,晚辈确实在乎那破魂的方法。”

凌莫苦笑一声,在冰娜面前,自己的这点小心思果然隐藏不住。

“无妨,这等秘术便是我们赤练一族的关键了。”

冰娜顿了顿,转而将秘术道来。

“破魂之术,由于吾族生来力量薄弱,只得依靠幻术迷惑对手,转而用破魂秘术制造的灵器袭击对手,在外人看来很不耻的行为却对吾族生存有了保障。而这破魂之术,也分为两种。”

“一是正道,将魂气与灵魂力量刻画纹印,将其封印在灵器中,这样便可使灵器具有生命,从而与使用者合二为一。”

“另外一种便称做邪道,以自身鲜血灌注,使纹印快速成型,由于鲜血本身便融合了铸器师的灵魂,配合魂气使纹印成型后更快地投入使用,对魂气的破魂效果当然也更明显,也无需正道上灵器成型的繁琐,当然既为邪道,自然也对铸器师有着不小的影响,灵魂与精神会因此受到或大或小的损伤,当然这种邪道所铸成的纹印持续也不会太长,一般两至三天便会消失。”

“不到万不得已,莫用这邪道所铸器。”冰娜最后提醒道,“现在,我便将这两种方法授予你,好好感受吧。”

刷!

咬破指尖,冰娜伸出左手,白净的手背上一滴鲜血滴落其上,右手手指轻捻,随后以一种极为诡异的路线迅速凝形,一道道血色纹印凝结其上,随着魂气催动,散发出恐怖的血芒。

“防好了。”

话语一出,冰娜已闪身上前,左手握拳,冲凌莫胸口就是轰击而去。

刷!

凌莫全身魂气爆发而出,在身体表面凝结出厚实一层,抵御而上。

咻――

只见那血芒所过之间,凌莫的魂气竟不受控制的溃散开来,血色拳头直指凌莫胸膛,却在凌莫胸前一寸处停下,伸出指尖轻轻一弹,凌莫倒退数步,好不容易才踉跄停下。

“这种邪道可以用在身体上吗?”

凌莫不可思议地望着那血色纹印,吃惊道。

“不过时间较短而已,如果你对自己的精神力量有自信,自然可以一试。”

冰娜抬起左手,轻轻吹动,血纹立刻退散,化入体内。

“接下来的正道,便是先前所制造的匕首。”

右手翻转,冰芒刻刀挥出,龙飞凤舞间,匕首上道道纹印便是形成。

“以自身精神力量注入,方法与灵魂分体大致相同,相信对于你不会是难事。”

“你且过来。”

凌莫闻言上前,冰娜则是伸出玉指,淡色气体掠出,忽地窜入凌莫额头内。

凌莫只觉有一股精神力量强行注入脑海中,一阵刺痛过后,两道纹印图案缓缓勾勒而成。

“左为正道,右为邪道。邪道非邪,亦能救人,看你怎样理解并使用它了。”

冰娜的话语在凌莫脑海响过,凌莫缓缓睁开双眼,对着冰娜就是一抱拳。

“多谢前辈慷慨予教。”

“无妨,一日为铸器,终身为其所忙,这大陆上,铸器师少之又少,也奢望你能为铸器一途发扬光大。”

长春治疗牛皮癣医院前十名医院
张家川回族自治县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云南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贵州哪些医院可以治癫痫病
深圳治疗睾丸炎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