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

我寄人間白滿頭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5-21

落荒而逃這四字足以形容她的狼狽。Ψ雜志蟲Ψ不管那宋恕之還是那和尚都讓她不舒服。回去路上心中免不了對那女鬼一頓哀怨……只是她沒想到她竟撞上了上官連城,他站在那倚湖的柳樹下,目光爍爍。想起昨日,蘇凝嚇得又是一個心里哆嗦:“瑾瑜王爺……蘇凝參見王爺!”上官連城雙眸落在她身上打量著她,好一會才問:“你見過宋恕之和那和尚了?”她不知道這王爺是怎樣知道的,但還是點了頭。“為難你了?”蘇凝又搖了搖頭。他又道:“你這陣子不要到處亂跑,好好呆在家中,我會讓重也保護你。”蘇凝望著上官連城,眸子凝了凝,遲遲沒有應聲……她的心中浮起微不可見的苦澀與失落。她一直在克制,克制自己淪陷,可是她又非常清楚的看清了自己一步一步腐化的腳步而無能為力,這才是最可悲的。上官連城見她沒有應聲,又問了句:“怎樣了?”蘇凝垂了首,悶聲:“不用,我很好。”上官連城望著她,嘴唇動了動沒出聲,微風吹得他衣衫微飄。也不知是不是想起昨日,蘇凝的心中總堵得慌。“若是王爺沒什么事,蘇凝便先告退了。”蘇凝朝他行了告退禮,而后轉身就走。上官連城也沒有出聲挽留。同他擦身而過時,還能聞到他身上淡淡的藥味。蘇凝走得有些狼狽,只是她行了幾步,突然又停下了腳步,額前的碎發被微風拂起,吹得貼在臉上。她回了首,樹下的人冷漠的眉眼融了細雪,暖陽落在他身上,耀眼得不得了。她心中微微一顫。嘴唇動了動,在上官連城的溫和的眼神中,許久她才出聲:“王爺……你以前有過心儀的姑娘嗎?”上官連城聞言,神色一愣。蘇凝見他的一雙眸子里仿佛有一刻有些恍惚。好一會,他才應:“有。”蘇凝手下緊緊抓著那袖邊,心里的那份辛酸噴涌而出,她垂著眸子,那長睫毛顫了顫。“她喚顧稚初。”上官連城又道。蘇凝緩緩抬起眸,也曾聽聞這位瑾瑜王爺有過王妃,有過青梅竹馬,也有那紅顏知己……姓顧的是……似乎是他那青梅竹馬。她也知道的,上官連城不是那翩翩少年了,有過心儀的女子也不意外,可當上官連城點頭應時,她還是心中有些泛酸。更何況他開口說那顧姓女子名字時,眼里的柔情與苦澀甚至沒有掩藏。“那……王爺就不該對蘇凝關心。”她啞了聲,眼眸微紅:“你待我好,蘇凝愚笨會錯意,會以為王爺喜歡蘇凝。”上官連城的眸子一片清明,聞言黑眸子凝了凝。他微斜首反問:“不然你以為我為何這么待你上心?”“可你喜歡的不是我。”她本就是個很容易動情的人,可她也知道自知之明。這上官連城喜歡的不是她,她也清楚得很。她的眼眸濕潤:“瑾瑜王爺,我喚蘇凝。”上官連城一怔。“或許名字也不是很重要……”蘇凝說完,朝著他粲然一笑,兩汪清水般的眼睛彎得跟月牙似得。她轉身離去,身影十分決然,徒留上官連城神色茫然。他蹙著眉,心里有些惶惑,也有些懊喪。他喜歡的,至始至終也不過那一個人罷了。————齊心推開了門,便看到房里狼狽一片,砸了1地東西,而此時那罪魁禍首正躲在角落里,那一縷透明的小殘魂衰弱得不成模樣。白天的時候就一副要魂飛魄散的樣子,太陽一旦落下,就狂躁得跟發癲似的,又是刮陰風又點鬼火的,實在鬧騰得很。特別夜里喜歡鬼嚎……昨兒夜里被她訓了一頓,今兒才安靜了很多。而此時那慘兮兮的女鬼正惡狠狠地瞪著她。齊心嗤笑一聲,道:“瞪我也沒用,你看看你那模樣。”對,女鬼被她說得更生氣了,她覺得她作為一只鬼實在太慘了,隨意一個凡人都能嘲笑她,氣得腦袋瓜子疼。齊心看她那狼狽樣子有些可憐,軟了語氣:“帶你去別的地方,去不去?”女鬼橫著臉,扭頭不理她。還有脾氣了……齊心嚷大了聲:“好啊,你不去我倒省了力氣,不過這長安城好戲將上,肯定很有趣。”女鬼心里一動,斜首:“什么意思?”齊心笑而不語。女鬼冷哼一聲,過于慘白的臉色瞧著很是詭異:“你不必哄騙我,我才不上當。”她瞪著齊心:“我問你,蘇凝呢?你們把她弄哪去了?”“那個丫頭我們可沒興趣,自是扔大林子里去了,不過這林子里啊都是猛獸,若是命大這會就回家去了,若是不幸的話這會怕是被分尸了吧。”語落,那女鬼身上的冷氣噌的就上來了。白日青天的,這屋子竟陰風陣陣。齊心笑了笑:“急甚么?不過說笑。”她笑得極是欠揍,語氣慢吞吞:“那上官連城找上門來了,前日便被帶走了。”屋里那陰寒冷氣漸漸散去,女鬼神色有些怪異:“上官連城……上官連城……他來過?”驀地又神色1變,那雙眼布滿血絲:“混賬!你們告知他了?”齊心望著她,勾唇:“你想我告知他嗎?”“不準!不準!”女鬼身上又是騰地升起熊熊冷焰:“你敢說出去半字,我就殺了你!”她那惡狠狠地眼神的確起了殺意。“只要你聽話,我便不告知他。”齊心道。女鬼盯著齊心,仿佛也不意外:“你想干什么?”“你怕什么?你都已經是只鬼了,再怎樣也只再死一次?”再死一次?女鬼不滿的哼了一聲,由于她死過了就能隨便死嗎?什么玩意!女鬼哼唧了一聲:“你總不會說,你搞那么多鬼就是為了讓我聽話幫你做事吧?”如果真是,那真是吃飽了撐著。齊心彎眼一笑:“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不過是由于不用白不用。女鬼白了她一眼:“想讓我幫你嚇人?還是殺人?”“我不是這么粗魯的女子,開口張口就是要打要殺的。”齊心幽聲道:“當然也不會讓你做這么危險的事。”才有鬼!女鬼心中暗嘲道,將她從長安城里帶出來,將蘇凝送走,獨獨留下她,說沒有目的那真是騙鬼了。“記得上次那只郡主府里的厲鬼嗎?你不過只需要到那郡主府門外嚎兩聲。”她說著還伸手比了個二字:“就行了。”呵呵。女鬼冷呵了兩聲,嚎兩聲?鬼鬼相斥,她到那郡主府外鬼嚎,那就是挑釁了!那厲鬼的利害她是見過的,難不保她去了會被撕成兩半。她立即揮了揮手:“那個半男半女的丑八怪怎樣不去?他不是挺利害的嗎!”齊心好一會才回反應她說的是那假扮顧之恒的……去了,不過那厲鬼就是也不出來。她清咳了兩聲:“你完成這件事,就放你走。”女鬼把眉一挑,而今她作為1只落魄的孤魂野鬼好似沒有說不得權利。——0齊心開了門出來,便險些與門外的人撞上。來人一身青衣,秀美冷清,她神色淡淡的望著眼前與她生了一張如出一轍臉的齊心。從衣飾到相貌,分毫不差,竟是出現了兩個齊心!剛從屋里出來的齊心勾唇一笑,眉眼間竟是十分嫵媚,而后有那肉色般的淡光自那鼻梁間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褪下,露出了越來越嬌媚的相貌。從頭到腳,連衣飾都換了。然后她粲然一笑,抬手搖了搖手里一個畫著奇怪符文的錦袋子,遞給了神色澹然的齊心。齊心無奈的接過,挑眉望著一身紫衣的蘭姬,道:“你不以真相貌示人,認識的?”蘭姬只是神秘一笑,不理睬齊心,提腳出了門。齊心望那背影,好一會才又垂眸望著手里的錦袋,錦袋上金光微浮……

舒嘉颖回老家过春节忆往事画风接地气图著名青年编剧团队作品荣获2018年度收视邱泽演员像面镜子角色中找寻自我

周小川:“一带一路”开发性金融是可持续性的金融模式
领导干预办错案
经济学院、机械工程学院开展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教育(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