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给出轨的老爸拜年

2019-06-11 19:51:3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大年初一,颖儿和丈夫孩子,就来到了母亲家里,看到白发苍苍的老母亲,心里很不是滋味。

“妈,我想和两个兄弟去给爸爸拜年。”颖儿对妈妈说。

妈妈看了看自己的女儿,生气的说:“颖儿,你要去给那个没良心的拜年?”

颖儿点了点头说:“是的,我要去给爸爸拜年,十年了,我们一直没有去过,今年我和两个弟弟去看看他。”

妈妈沉思了一会儿说:“颖儿,你们都已成家立业,我不该管你们的事情,可是,这十年来,你爸爸管过你们么?俗话说,父不慈子亦不孝,这不是你们的错,错进错在那个狐狸精身上,错就错在那个老不死的身上。”

“妈,我听说他病了,你说的那个狐狸精也离开了他。不管怎么说,他是我们的亲生父亲。”颖儿说。

“活该,这是他自作自受!”母亲生气的说。

这时候,颖儿的两个弟弟王忠王孝也来给母亲拜年,颖儿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们。

二弟王孝听了首先反对:“不去,要去,你们自己去,我是不去,他不是我的爸爸。”

颖儿听了说:“二弟,我知道你恨爸爸,但是,不管怎么说,毕竟他是咱们的爸爸呀。”

王孝说:“爸爸?他称得起爸爸吗?那年我考上了大学,家里穷的交不上学费,我去找过他,可是,他一分钱也没有给我,他既然不承担抚养责任,我就不负担赡养义务。”

“二弟,话可不能这么说,那时候爸爸为不了新妈的主,你也不要一个劲的责怪爸爸。”颖儿说。

王忠听了说:“大姐,你说的话没错,不过,他是一个最不称职的爸爸,他扔下咱们母子四人,自己躲到那安乐窝里去,和那个狐狸精在一起,家里的钱也全部带走了,他给了我们什么,精神还是物质?”

颖儿听了说:“说起爸爸,最恨的是我,当初我跪在他面前,让他不要和妈妈离婚,他却把我推在一边,毅然决然的走了。当时,我真的恨不得杀了他,可是,仔细的想一想,他毕竟是咱们的爸爸,那驴蹄子煮一千滚儿,它也是往里拐,血永远浓于水呀,现在,爸爸也老了,那新妈也离开了他,他孤苦伶仃的,也很可怜,我看,我们姐弟三个,还是去看看他吧!”

颖儿的两个兄弟听了,看了看妈妈,妈妈一直在流着眼泪。王忠说:“大姐,我听你的,你去,我们就陪你去。”

二弟也说:“大姐,既然大哥要去,我也和你们一块去。”

这时,妈妈拿出一个包袱对他们说:“你们愿意去,就去吧,我不会拦挡你们,这里面是一件棉裤和棉袄,已经放了整整十年了,你给他捎上,那个狐狸精走了,没人给他做衣服。”

颖儿接过来,挎在手上。

接着,妈妈又端出一碗水饺说:“那个老不死的,说不定还没做饭,给他捎上一碗,让他尝尝。”

王忠从妈妈手里接过来,看了看二弟,又看了看妈妈,什么话也没有说,跟着姐姐走了出去。

原来在十年前,爸爸王仁那时候开着一家铁厂,挣了不少钱,颖儿和老大王忠已经结婚,老二王孝正上高三,一家人和睦相处,其乐融融。

可是,俗话说:男人有钱就变坏,谁想到这话应验在了颖儿父亲的身上,他父亲王仁认识了一个比他小十六岁的女孩,从此他就忘了自己的家,忘了自己的子女,天天和那个女孩住在一起,后来,女孩还说自己怀孕了,逼着王仁和原来的妻子离婚,在离婚那天,颖儿跪在父亲面前,哭着祈求他,不要和妈妈离婚,可是,他还是推开女儿走了,这一走,就是十年。

那女孩并没有怀孕,只是借此来要挟他罢了,直到五年以后,他们才生了个女儿取名叫月儿。

在去年,女孩拿着自己全部存款离开了他,王仁有心回家看看,但觉得对不起妻子儿女,只好独守空房。

大年初一,外面传来一阵阵的鞭炮声,使王仁心烦意乱,他没有起床,把被子蒙在头上想继续睡觉,可是,怎么也睡不着,过去和妻子儿女们在一块过年时的欢乐景象,一幕一幕就像电影中的一个个镜头,又浮现在眼前。他后悔,后悔又有什么作用呢,要知现在,和必当初呢。想到这里,止不住热泪盈眶。

就在这时,响起了一阵门铃声。是谁还来这里拜年?是不是走错门了?他仍然躺着,没有起来,

门铃不停地响着,他连忙起床打开门,一下子呆住了,自己的女儿和两个儿子,就站在面前。

“颖儿,你怎么……”父亲轻声的说

颖儿看了看爸爸问:“爸爸,你还好吧,妈妈让我们来看看你,给你拜个年。”

来到房间里,父亲让他们坐下,颖儿坐在了沙发上,王忠王孝站在那里。

父亲说:“孩子,是爸爸对不起你们,对不起你妈,我没有脸见你们。”

颖儿打开包袱,拿出棉衣说:“爸爸,这是妈妈让我们捎来的,她怕你冷。”

王仁拿起棉衣,止不住老泪纵横,哭泣着说:“我真混,我不是人。”

颖儿说:“爸爸,你过得怎么样?”

爸爸:“唉!糊涂着混吧,这是上天给我的惩罚。”

颖儿又问:“爸爸,你还没做饭吧,我妈让我们给你捎来的饺子,你趁热吃吧。”

王忠把饺子放在父亲面前,父亲拿起来,吃了一个,啜泣着说:“还是那个滋味,一点儿都没有变。”说着,眼泪一滴一滴落在碗里。

这时,王孝说:“爸爸,当初你扔下我们母子一走了之,现在你落到了这个地步,你不觉得羞愧么?”

颖儿说:“二弟,你胡说什么!”

父亲说:“颖儿,孝儿说的没有错,爸爸羞愧难当,如果有卖后悔药的,无论花多少钱,爸爸都会去买。”

王忠在一边说:“爸爸,你打算怎么办?”

王仁叹了一口气说:“唉!怎么办,混一天说一天他,混到那天算哪天吧。”

颖儿说:“爸爸,你就没有打算回去,和家人团聚。”

父亲流着泪说:“孩子们都在这里,爸爸那一天也想回去,可是,我哪里还有脸回家去!”

颖儿说:“爸爸,那里是你的家,那里有你的妻子,儿女,你只要愿意回家,我们都会欢迎你。”

王仁抬起头,看了看女儿,又看了看王忠和王孝,没有回答。

王忠说:“爸爸,妈妈经常说起你的好,从来不讲你的坏,妈妈从没有抛弃你。”

王孝说:“爸爸,这些年你不知道妈妈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你回去后要好好的报答她,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至死不认你这个爹。”

王仁说:“我已经对不住她一次了,再有下次,那我还是人么!”

颖儿说:“爸爸,咱们回家吧,回家过年。”

王仁看了看两个儿子说;“走,咱们回家。”

王忠和王孝来到父亲身边,拉着父亲的手,颖儿跟在后面,一块走出了家门。

郴州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乐山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陕西牛皮癣好的医院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