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

异闻边缘 第一百零八章:动手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1-14

异闻边缘 第一百零八章:动手

“淼淼不是一直都在……呃……”姚倩晗下意识的回了半句后也是忽然一愣:“对啊,淼淼人呢?!”

就在之前大家还都聚集在一起,但是正当现在季梧桐和伊南正在台上接受教育,叶夕和姚倩晗在下面观察变化的时候,白淼淼却是在不知不觉间消失了,而这个过程却完全没有人注意到。

现在回想起来,女孩应该就是从在剧情中饰演魔鬼的祝雨假装要将匕首刺向对面男生,随后四人同时冲向舞台引起了阵阵骚动时起消失不见的。

“别担心。”叶夕很快冷静了下来:“淼淼八成应该是自己离开这里的,她的实力不弱,想要在我们都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将其掠走哪怕是最强的大魔也做不到,那丫头聪明的很,不会有事的。”

身为第一次出任务的新人,姚倩晗自然是没有什么主见的,既然叶夕都这么说了,她也只是点点头,随后便问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看了一眼正在台上接受批评教育的季梧桐两人,叶夕沉吟道:“现在我们太被动了,之前那硫磺味和不寻常的气息肯定有问题,想必某个不知道躲在哪里,或者压根就是台上那女孩的魔已经注意到了咱们,我们只能找机会在不引起对方注意的情况下,想办法和那两个家伙汇合吧。”

“唉,希望咱俩还没有暴露。”姚倩晗叹了口气。

这会儿教育了季梧桐和伊南两人半天的老太太也终于快唠叨完了,对两人说道:“我现在要带祝雨同学去一趟校医室,你们也跟着来。”

两人还能怎么办,去就去呗,不过反正季梧桐是不相信自己和伊南刚刚那两下能给对方造成什么伤害,要这姑娘真是个普通人现在可以已经深受重伤了,既然她还能行动说话,就表明应该什么事都没有。

既然如此的话,那么不如就这么跟着去那个校医室看看,也许在路上还能发现点什么蛛丝马迹……

“祝雨同学,我们也陪你去吧。”参演同学中为首的那个男生连声道:“万一这两个人有什么歹心,你和周教授……”

祝雨却是摇了摇头:“没事的,我想他们应该真的不是什么坏人,大家留在这里善后一下吧,毕竟无论怎么说这次的演出都算是失败了,然后重新商量一下第二次汇报演出的安排,等我回来告诉我就好了。”

看来这姑娘在这帮人里还是有着一定力度的,她说完之后虽然有些人还是露出了担心的神色,却也没有再说什么,只得一再叮嘱两人千万要小心云云……

就这样,季梧桐和伊南跟着一老一少两位女士离开了大剧场,参演班级的学生们留下来收拾残局,观众们大部分也都自发的去帮忙收拾,而叶夕和姚倩晗两人则是混在小部分很快便离开剧院的人里悄悄跟了上去……

那位姓周的老副校长拉着祝雨的手走在前面,季梧桐和伊南则保持着一小段跟在她们身后,四人很快就离开了现在还有不少学生来来往往的大路,走着小道往学校深处走去。

当然,因为路痴所以对地图异常敏感的季梧桐已经发现了这并不是通往这所学校校医室的路,再来从逆风出发来这里的路上大家已经好好确认过相关资料了,当然并不是在上搜这种方式,事实上,关于每个任务所在地以及周边的相关资料在逆风的二楼大厅都可以查阅到。

毕竟有太多东西没有办法从搜索引擎上获得,而且哪怕能够查到也会因为可信性和实效性的不准确导致准备不足,所以每个据点都有自己的相关情报系统,当然一般都局限在该据点所负责的范围之内,如果出外勤的话就得靠自己或者当地边缘人据点的支援了。

不过虽然意识到有些不对,但季梧桐和伊南两人却完全没有想要点破这一点,正好相反,他们这会儿正好需要对方率先有所行动。

在隐蔽术式中远远跟着四人的叶夕和姚倩晗也是这样的想法。

这段路走了大概有十五分钟……

“差不多了。”周教授忽然停下脚步,转身对两人说道,走在她身边的祝雨也停了下来。

这里是学校某一栋教学楼后的小操场,因为没有设置灯光的原因晚上罕有人烟,周围的环境也是一片昏暗,只有很远处的灯光以及昏黄的月亮能够少许提供一些微不足道的亮度。

季梧桐微笑道:“差不多什么了?校医室就在附近吗?”

“你们走吧。”那名叫祝雨的女生却是忽然说了这么一句:“就当你们从没有来过这里,接下来的事我们会回去跟别人解释的。”

“早就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伊南冷声道:“你觉得我们会走么?或者说,难道你不知道我们是为什么过来这里的吗?”

祝雨苦笑了一声,对身侧的老者道:“周教授,你先回去吧。”

老太太很是顺从地点了点头,就这样转身慢慢悠悠的离开了,季梧桐他们也并未阻止,这个老太太身上虽然有一点不寻常的气息,但据伊南判断应该是受到了异类控制所造成的,并非其本身有什么异状。

“这里没有你们想要找的人。”待周教授离开后,祝雨轻声对两人说道:“也不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所以你们还是离开吧。”

季梧桐耸了耸肩:“那位老教授一把年纪了还会被控制,光这一点就不算什么好事吧?”

说到这里时他抬手在额前一抹,那用鲜红色纹路勾勒出诡异笑脸的面具已经覆在了脸上。

“把一切都告诉我们,还有就是……”伊南左手拿出一块牌位,另一只手则不知什么时候握紧了一把修长森冷的短刀,沉声道:“你到底是谁?或者说,是什么?”

祝雨却是飞快的说道:“我叫祝雨,20岁,B市市立戏剧学院的学生,表演专业学生,普通的人类,就这些。”

嗡!

伊南手中的短刀忽然飞快闪动了一下,只听一阵仿佛有什么东西被击碎般的声音,祝雨的右手就这样虚抬在身前,脚下的地面出现了两道细细斩痕。

“能轻易挡得住这一下,我可不觉得有这样的普通人存在啊。”伊南冷笑道:“还有你身上现在那属于魔的气息,都快要把我呛死了。”

祝雨有些羞恼的哼了一声:“你们是准备直接杀掉我还是怎么样?这就是你们这些‘边缘人’的立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先崩后问?”

伊南刚想说自己并不是什么边缘人,不过想到现在他的确是在做边缘人的任务,忽然有些难以启齿,干脆就直接沉默了。

季梧桐则是摇了摇头:“我们只是来确认一下这里的情况,同时需要得出一个结论,当然,无论这个结论是什么样的,身为有可能存在的你只能接受非常严格的评估或者跟我们战斗,事实上我已经养了一只鬼挺长时间了。”

“哼,被关起来奴役或者直接杀掉么?”祝雨明显误会了什么,听季梧桐说罢后立刻咬牙怒道:“那还不是一样!绝对不能……落到你们手里……”

她整个人忽然离地而起,双手燃烧起漆黑的魔焰,交叉着向两人俯冲而至!

“是魔没错!”伊南淡淡的说道:“这算什么,天空X拳?”

他反手握住短刀,稍一错身就让过了祝雨这一击魔焰,右手在半空中斜着倒挥而出,直刺对方的后颈。

但是……

刺不进去!

祝雨的皮肤仿佛比高密度合金都要坚硬,原本就算是钢铁都可以轻易刺穿的‘刺秦’短刀甚至连划痕都没有留下一道便无功而返,伊南甚至被手中传来的反作用力震退了两三步。

“你可以先跟我们说一下情况!”季梧桐大声道,手中两个明黄色的直角几何图形拍在地上,伴随着地面一阵翻涌,七八根由水泥构成的石柱拔地而起,试图将祝雨困住:“我们没有收到过被害者报告,你目前还不是需要被铲除的异类!”

土系双复合术式——八方石牢!

面对正向自己疯狂挤压而来的石柱,祝雨明显有些慌乱,随即整个人在一团火焰中变成了之前舞台上最后的那副模样,手持皮鞭与匕首、背生双翼和尾巴,身着紧身皮装的性感姿态,头上还多出来两只弯弯的犄角。

轰!

一鞭挥出,其中一道石柱顷刻便被击碎成了漫天粉末,祝雨连忙一个闪身从里面脱离出来,一声娇喝,那缭绕着黑色魔火的匕首仿佛瞬间延长出了一截,向季梧桐的腰子直刺而出。

“我去!打人不打肾啊!”季梧桐怪叫一声,象征力的特质让他从容地侧身躲过了这一记直刺,在短暂的思维极端加速时,感觉周围一切都在变慢的季梧桐闪开这种技术含量并不高,攻击范围也不大的匕首还是很轻松的。

魅魔。

眼前这个女生的姿态毫无疑问就是一只魅魔无疑,无论从哪个方面分析结果都不会有什么偏差,力量、速度以及身体的强韧程度也都是毫无疑问的大鬼级别,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季梧桐总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但是对方可不会给他思考的时间,见季梧桐停在原地,祝雨不暇思索的挥出一鞭,上面吞吐着的魔火就算隔着很远都能感觉到一股刺鼻的硫磺味与灼热感。

“五步斩!”

连续五道锋锐无比的刀光接憧而至,不断撞击在那向横扫而至的长鞭之上,不但破坏了祝雨的攻击节奏甚至还让她踉踉跄跄的向一旁退了几步。

“你能不能别发呆?”伊南站在季梧桐身前回头问道:“这种简单直接的攻击都躲不开?”

季梧桐摇了摇头:“我觉得有哪里不对劲……还有,那三个家伙跑哪儿去了?”

他说的自然是叶夕、姚倩晗和白淼淼。

事实上除了白淼淼不知所踪外,另外两人一直都远远地跟在他们身后,还不过看到双方交手后叶夕正要出手时,忽然她的响了。

“你们两个不要出来,他们应付得来。”白淼淼在里说道:“这事儿挺有意思的,应该比咱们想想中的要轻松,你们先看热闹,我很快过去,记得帮他们隐蔽战场。”

于是叶夕便没有出手,只是和姚倩晗远远地看着,顺便布下了一个大隔音结界,因为这里并不是魔境,而是实打实的现实世界,如果被普通人察觉到了异像进而跑过来想看看发生了点啥就不好了。

“先别管她们了。”伊南问道:“你说有什么不对劲?”

季梧桐摇了摇头:“先别说这个了,她好像要出招了……对了,一会儿记得别下杀手。”

“哼,我可没有你们边缘人那么不分青红皂白。”伊南哼了一声,把注意力重新放回祝雨身上。

后者这这会儿已经把匕首别到了腰间的皮带上,双手抓着长鞭,嘴里低声嘟囔道:“我记得应该是这样吧……想着暗影……暗影……”

原本弥漫在她身上的火焰慢慢扩散成了浓郁的黑色阴影,在本就黑灯瞎火的环境下眨眼间就将祝雨的身体彻底隐蔽在了黑暗中,然后数十道花瓣般的黑色碎片从里面铺垫盖地的飞射而出!

还隐隐伴有这女孩的惊呼声……

“我来!”季梧桐冲上前去,双手眼花缭乱地挥舞了一通,无数红色的光晕弥漫在他的身侧:“赤五星——幕布!”

赤色流光大片大片地从空中挥洒而下,在两人身前形成了一道光幕,那些由纯粹暗影能量所构成的碎片不断地撞击在上面,每每都是突破了数道光带后便被吞噬在更多的赤红中,没有伤及到他们分毫。

“你是不是只会用低级术式!?”伊南一脸嫌弃的看着季梧桐,这家伙各种让人眼花缭乱的最低阶火系术式赤五星都要让人看吐了。

季梧桐嘿嘿一笑:“简单的好掌握嘛,反正有用就行,我去!!这啥!?”

只见那挡住了敌我双方视野的红色光幕散去之后,一柄巨大的黑色重剑正蓄势待发地对准两人,上面散发着狂躁诡异的气息。

第一百零八章:终

南京骨科医院看病怎么样
深圳曙光医院可信吗
吉林公立银屑病医院地址
南充能治男科的医院
黑龙江治癫痫病的中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