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

家有好女抵千军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5-14

在白鹤镇上,刁老三是个声名响当当的人物。全镇上百户人家,就他一家祖辈开榨油房。他本名叫赵三,因为生性倔犟、人太精明,又加之家境殷实,就有些横行霸道,众人便给他取了个“刁老三”的绰号。时日一久,刁老三便替代了他的原名。

一天,刁老三正在榨油房给几个客人称油,忽见他的邻居刘成从门外匆匆走过,边走边说:“快走快走,渗水了,渗了好多的水,还不快往回走。”外面的声音刚一落地,称油的三个人对刁老三摆摆手,却一齐出门走了。刁老三哎哎地向三个客人叫喊着,可人家头也不回。

刁老三手拿“油提子”,脸都气青了。他明白是刘成坏了他的事。因为客人听刘成说渗水了,自然不要他的油了。“好你个刘成!看起来你挺老实的,却这样损我?等我抓住机会,好好收拾你小子一次!”刁老三暗暗咬牙道。

过了几天,刘成准备挑粮去地主家里交租,装好了粮食,可找不到放在门外的扁担了,只好来借刁老三的一条扁担去用。回来时,刘成正走着,发现路途中有一条蛇,他急忙用扁担打蛇,不慎把扁担打折了。这时再看那条蛇,却是死了的。不知是哪个捣蛋鬼把它摆成吓人的样子。

刘成叹息几声,回家后,把实话向刁老三说了。刁老三奸笑着说:“没关系,你赔我一锭5两银子就行了。”刘成一听吃惊道:“什么?一根扁担就值一锭银子?”刁老三说:“扁担虽然不值一锭银子,可你四月初三那一天做了什么事?你在门外故意大声说我菜油掺水了,搅黄了我的几笔生意,我要5两银子,这是赔偿损失加利息钱。”刘成一听想起来了,说:“嗯,我哪能说你呀?你知道我那天在干啥吗?”

刁老三嘴一咧:“干啥?你从我油房门外走过,忌妒我生意好,故意使坏心呗!”

“胡说!那天我提了一罐子刚炖好的泥鳅肉去看望我生病的丈人,走到你的油房门外,罐子忽然向下滴水,我见罐子渗水便招呼女儿快回家换罐子。可你,你……却误会了。”刁老三眼一瞪:“你别辩解了。你咋不站在别家门口说,却刚好站在我的油房门前说这话。谁让你又搞坏我的扁担?就是不搞坏,用了扁担也得付租金嘛。这5两银子你赔定了。”刘成气得没法,谁让自已弄坏了人家的扁担呢!只好凑了5两银子赔偿给刁老三。

刘成一出门,刁老三就捂嘴偷着乐,因为刘成家的扁担,是他故意藏了的,路上的死蛇也是他有意放的。

半个月后的一天,刘成去山上砍柴,挑回来拔尖担扔柴捆儿时,又无意中把在他家晒场边红椿树下打盹的刁老三家一只母鸡压死了。因为那母鸡停了生蛋正“造窝”呢,钻在一堆稻草下边打盹儿,刘成扔掉柴捆儿后只听一声惨叫,移开柴捆儿和稻草,发现母鸡已断气了。刁老三知道后,眼一瞪,又嚷着要刘成给赔钱。刘成心里怯生生地问:“一只鸡该赔多少钱?”

刁老三说:“这要看情况。我这只鸡可不是一般的鸡。”刘成一听,担心地说:“不就是一只母鸡吗?咋是不一般的鸡?”“我这只鸡,两天能生三只蛋,一年就能脬出五百多只小鸡。然后小鸡再生蛋,蛋变鸡,鸡再下蛋,你算算一年是多少收入?再说我这只母鸡五更打鸣催人起,我从未担搁做事情,我全家人托这只母鸡的福,一年到头无病疾。它呀,银子抵得一百五,还要搭上三十六块干豆腐。”

刘成一听,吓慌了神。比上次翻了几十倍。他回家忙把这事告诉给女儿玉翠,要玉翠想办法去亲戚家借些钱,以备刁老三索债之用。玉翠却不当一回事,轻松地对爹说:“您老人家别担心,上次我不在家,让他诈了你的钱。这回呀,我自有办法对付这事。你下午去告诉刁老三,叫他后天午饭前,到咱家来取钱。”

“取钱?这可是一百五十两银子呢,咱们拿得出?”“我能让您去告诉他,就拿得出来。”刘成将信将疑地盯住女儿,女儿又说了一遍:“爹,您就放心。有我在,没事的。”刘成才点点头去告诉刁老三。

第三天,刁老三满心喜悦地上门来要钱。玉翠不慌不忙留刁老三在这里吃午饭。刁老三心想,吃了饭再拿银子走更合算,便不推辞地坐到饭桌边。玉翠很爽快地给刁老三炒了三个菜,温了一壶自酿的米酒。

刁老三吃菜喝酒毫不客气。到了盛饭时,玉翠叫刁老三自己去装。刁老三想,自己装更好,我要装多装满吃个肚儿圆。于是拿过玉翠递上来的一只大碗,走向灶房,谁知,快要走近灶台时,只听几声“嘎咯嘎咯”的叫声,一只肥大的白鹅,从灶房门外“突突突”地冲他而来,一眨眼间奔到了他的身边。这鹅张嘴就向刁老三的腿肚子上拧了一口。刁老三一慌,双脚就不听使唤了,接着,“啪!”的一声,一个“醉佛坐地”,重重地跌倒在地,手中花碗应声碎成几块。这只鹅看见刁老三摔倒了,吓了一跳,扭头就跑出门去了。

玉翠闻声赶过来,见了地上的摔碎的碗大叫道:“天呀!你怎么把我的细瓷花碗打碎了?”说着,还用手直抹眼泪。

刁老三心想,我有一百五十两银子在你家,赔你个细瓷花碗成啥问题,是你家灶台旁太滑,加上那只该死的大肥鹅添乱,又不是我故意的。就说:“妞儿莫哭,不就是一只碗嘛,既然打碎了,要多少钱,我赔你便是了,伤心个啥!”

玉翠白了他一眼说:“唉,你知道什么?我能不伤心吗?我这瓷碗可不是一般的瓷碗,这碗是我们刘家祖传的宝贝。这个碗,放进米缸搅几搅,端进锅里抖几抖,一碗米顶上三斗九。你知道我们的祖先是谁?说出来准吓你一跳,他就是汉高皇帝刘邦!你知道当年我的先祖爷爷刘邦为啥能从汉中打到关中去吗?他老人家就是因为得了这个碗,用他量米给士兵做饭,才粮草足,兵将勇猛,终于打败了项羽。这碗呀,银子抵得三百九,还要三十九块干腊肉。你打碎了我这样的宝碗,叫我家怎么对得起祖宗,往后一家人可怎么生活啊?”

刁老三听了,怔了一下,想辩论,又觉得再辩论都没用的。心想,除了应拿的一百五十两银子,还倒欠二百四十两债银;再说,三十九块干腊肉更比豆腐值钱。他气得脸红脖子粗,饭也没心思再吃了,摸摸跌痛的屁股,一声不吭急急忙忙地逃出了刘家门。刁老三一走,玉翠偷偷笑着,把昨晚从舅舅家借来的这只大肥鹅抱住,说:“谢谢大白鹅帮忙为我化解了一笔债务,等一下我一定给你弄点好吃的。”然后把它又关进院内的笼子里。因为,这只鹅见了生人,就追上去乱拧人,不关住它,是不行的。

过后,刁老三老是躲着刘成一家人,生怕人家索要倒欠的银钱。可刁老三总是不甘心咽下白死了一只鸡以及玉翠设计捉弄他用以抵债的那口气。他暗暗发誓,迟早要想个妙法,把玉翠治住,再捞一把。

一晃半年时间过去了,刁老三见刘成一家人没向他追要倒欠的银钱,他知道那件事不了了之了。于是,刁老三决定重新开始,“智惩”刘成,让他家“再出点水”。刁老三用了两日两夜,终于想出了一个主意。

这天,刁老三瞅见刘成吃过早饭又拿上尖担和砍柴刀,上山打柴去了,他就用一个铜盆装上多半盆菜籽油,专心致志在家中等着。快到中午时辰,他估计刘成快要回来了,就找出一顶旧草帽戴在头上,端上那半盆菜籽油到河边,又坐在一棵树下等着。

不一会儿,刘成果然挑着一担柴回来了。眼看刘成挑着柴走到河上的木头桥中段了,刁老三把草帽沿向下压了压,端上半盆菜籽油迎面向刘成走去,快与刘成擦身过时,他故意往刘成的柴担上一碰,哎呀地一声惊叫,双手猛地一抖,手中铜盆翻落河里去了。刁老三一把揪住刘成的衣裳,气咻咻地指着他身上沾染的菜籽油怒吼:“刘成,你竟然又与我作对!你你,你知道我这一盆菜油的宝贵吗?我娘舅得了重病,什么油都不能吃,我这是特为我娘舅准备的救命油。你你,你真浑蛋!我娘舅如今吃不上菜油要是性命有误,你负担得起这责任吗?你最少得赔偿我10两银子去外地买油。你知道这是啥季节,油缺啊!”

刘成是个老实人,见此情形,怔了半会,自知理亏,只得垂头丧气地回家去想办法。

女儿玉翠听了父亲诉说,心中也十分生气,又是刁老三找麻烦。她叹口气,把爹安慰了一番,让他别担心,说由自已来解决这件事。

次日,玉翠找出一口能装30斤水的中型坛子,灌了三盆水进去,再倒进去一碗菜籽油,将坛子放在火上烤着。然后让爹去告诉刁老三,说今日要给他家赔菜油钱,让他在家等着。刘成传完话回来,玉翠用两个湿棉团垫住双手,捧着坛子向刁老三家走去。走到刁老三的院子门口,玉翠就大声喊刁老三出来帮忙。

刁老三应声出来,见玉翠捧着个大坛子,怔了一下。玉翠说:“赵叔,还你菜油钱来了,你还不来接手帮忙!嫌少还是咋的?”刁老三心想,这一坛子钱可真不少呢!看来耍点横马上就进财,嘿嘿,昨天那事做的真好呀。于是就乐滋滋地跑过去接过了玉翠手中的坛子。谁知,他还没转身走上一步,就哎呀一声叫喊,甩了坛子,顿时,坛子碎裂成七八块,泥土地上湿了好大一片,湿湿的地面上尽是五颜六色的油花花。

玉翠望着发愣的刁老三,说:“你这是干啥?我爹打翻了你一盆菜油,我现在赔你一坛子菜油,你不但泼了油,还打烂了我家的祖传的坛子!这坛子可值15两银子呢……”

“你……你……”刁老三知道又上大当了!自已虽然有计策,可人家更有对策,每次策略都失败,这不是自已折腾自已吗?这样一想,气得眼光发直,脸都白了,他“唉——”地长叹一声,向烫得发红的手上连呵了几口气,二话没说转身就走了。

他知道斗不过玉翠。这叫做山外有山,人上有人。真是“家有好女抵千军”,不服不行啊。(原载《民间文学》2009.3.)

合肥牛皮癣那个医院看最好莆田专业的白癜风医院牛皮癣要做什么特殊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