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

走进塔子山微型小说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5-16
QQ音乐PC端更新音频DSD格式打造极致
为什么Adobe要放弃移动设备端的
中芯国际12nm工艺开发获突破功耗减少2

【丹枫】走进塔子山(微型小说)

作者:方仲贤 游戏积分:0 防御:无破坏:无 阅读:40发表时间: 17:05:50

3月22日庆祝知识青年下乡50周年文艺演出刚刚结朿,重庆,成都文友相约,要徒步前往塔子山,访一访当年一起插队的老知青甘道彬。

这每天公作美,又是个艳阳天,太阳从马耳山钻了出来露出笑脸,我们已驱车来到花滩一村庄。遍山的桃树,李树花开鲜艳夺目,我想今年一定桃李丰收,那血红的李子,粉红的桃儿像喜庆的小灯笼。再等到成熟时到这儿,大自然会双手为我们捧出了第一道开胃斋:一树树的鲜果,比女儿红还招人喜欢。俊俏的小果果,随手摘下一颗丢进嘴里,比圣女果要爽要甜。

从山村到塔子山顶,翻过几道沟几道山岗。终于见到了进山的路像条大蟒蛇,从村旁向山里蜿蜒。我们踩在它的背上,爬上了第一座小山。已大汗淋淋。借着山顶飘来的徽风大家坐了下来。站在这里举目望远,大山的一面揽于眼帘,它浑厚高大魁伟,风度翩翩,膝下集合着起伏绵延的一座座山岭,仰望那大山哟,慈祥得像子孙满堂的老寿星,又像鹤立鸡群般的领头羊。这个村本来很穷,自从甘道彬当上了村支书,利用这儿地理环境大种茶叶,瓜果,药材,使这儿社员每年人均收入达两三万元。几次省报前来釆访这带头致富的山村领头羊甘道彬,可他避而不见。

天快黑了,我们疾步行走在腰带似的山路上,山路坑坑凹凹和脚底诉说着这儿的恩恩怨怨。小路边的一株株树,山间的篷篷竹叶像哭泣声。我站在那竹林深处中科院电工所研制出世界首根10米量级铁基超导长线
停止了脚步,一种说不出的悔恨心情突然来临。朋友们走了好远,可我却仍原地不动,一支接一支地抽着烟。重庆诗人冉玲玲又返回来拉着我说:“方哥,你怎样了?”我叹了口气,只好同她一块追赶文友。明媚的太阳今天躲得太早,还不到午后三时就进了云层。它冷冷地瞪着我这个与道彬生死相依的好友,好像不愿见我似的,一把把钢刀般枝叶投射我眼前,一路的荫凉,幽静得像走向黄泉的路,正与我的心思投缘。路旁的野果冲着大眼咒骂着我,就连大蜘蛛垂吊着荡秋千向我扑来。两只黑乌鸦在老树上盯着我大声嚎叫,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么随缘,大自然的灵性,人世间的因果。我在心底重复转过一道山岭,山谷里传来松涛声声,细听好似马儿轻轻嘶鸣。一阵“满山的松树青又青啊,满山的翠竹根连根……”的歌儿传来,原来是小溪姑娘沿着山沟撒欢儿,她穿着一身绿军装从公社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赶回,她的腰身是那么柔软,见缝儿就钻,遇石头就拐弯。遇到落差,她,撒不住脚,一头撞下来,汗滴泪珠儿甩成了八瓣,跌落的“哗哗”声似疼痛的呻吟,又似跳崖的呐喊。流瀑下聚了1汪水潭,清凌凌的面容,纯洁得没有一点儿杂念。她在这儿小憩,又起程一边深情地歌吟,一边轻盈地弹奏着琴弦!( 文章阅读: )

刚跳过沟,一下子甩在岩边,下面万丈深渊。他突然出现在她眼前一把抱起了她。走到塔子山脚下,她笑,他也笑。他蒙着她双眼,将一粒草莓塞进她口中美味深夹其中,他一溜烟不见了,她站起身环顾这里有许多蔓儿滕。那一根粗粗的,与她的大树阿哥肌肤相近,耳鬓厮磨般亲热!她分不清是藤缠树,还是树缠藤,他们应该是青梅竹马,两厢情愿,成都三中同窗三年。如今下乡插队,仍然执手相依,不离不弃,好让人眼羡!她双手抓藤,荡1荡秋千,大声地吼叫:“道彬,你这忘八!快出来!我也要与你牵手一百年……”

眼前的一切一切历历在目使我泪流满面,可他们恩爱情深却被我……

终究到了当年下乡插队的地方。塔子山今天给我的印象竟然是桃源仙境,过去居住的破屋茅舍已消失,而今屋舍俨然,有农家的酒馆茶楼,歌厅舞池,我跨上三楼,凭窗远眺,但见近处万亩茶园,一层层盘山而上,周围树木参天,绿荫蔽日,远处岗峦起伏,白云出没,有时一带树林忽然不见,变成了一片云海,正在凝望之间,他钻进了我的房间里不问青红皂白抓着我衣领当胸一拳:“你这虾子,还敢上来!”我眯着眼任他左右开弓,这样我心里好受。我双携程被攻击,网友:我们的数据呢?!
脚1弓,跪了下去说:“道彬,是我对不起你啊!”他仰开端狠狠地说:“44年了,你把我害得好苦,1句对不起就……”

1975年3月22日,44年前的今天,道彬我的好哥们出席四川省知青先代会,我一直暗恋五年的心月同我一块在家,我多少次向她示爱,她苦苦求我说,不可能的,她与道彬初中就好上了,她只把我当亲哥哥,叫我别再纠缠她了。可我这混蛋!竟在那晚把心月给强暴了。后来她怀了孕只好嫁给了我。不久我俩双双回城,她一招回省城印染厂,78年恢复高考,上了北京大学,我招进荥经茶厂当了工人。后来道彬知道后,提着大刀大叫要宰了我,从此我躲了起来,道彬因出身不好八年后尙及未返城,只好与当地一位叫马茶香的农村姑娘安了家,44年来他从未回过成都,不知啥缘由?唉!44年后的今天,重庆、成都几位美女作家读了我发表在《十月》杂志的《悔》,再三约我重访旧地,看在这塔子山发生的故事,我深知这一去,必定凶多吉少,可我还是推不脱上了这泪恨交加的塔子山。我向往中手可摘星斗的地方,我来了!站在这里,举头仰望,求老天饶我这罪人,碧蓝的天幕上有鸟儿展翅飞翔。毛主席磅礴的话儿在心海里涌动,我高声朗诵:“毛主席挥手我前进,上山下乡干革命!”

太阳已经落山,我们依然站在山上留恋。我在想,在这繁花似锦的春天,我与道彬44年的恩恩怨怨该作个了断了。一会,道彬他走了出来,两眼疑望着雨雾蒙蒙的塔子山,默默地朝心月跌倒的悬岩走去,他的脚步不断拖进泥泞,水花,泥浆,溅满了鞋祙,却一点没感觉出来。这时候,他全力地控制着满怀悲忿,把这永世难忘的痛苦,深深地埋进心底,渐渐地,向前凝望着这小山村眼前的巨大变化,乡亲们一张张笑脸望着他,终于代替了未曾涌泻的泪水。他深藏在心头的仇恨,比泪水更多,比痛苦更深。

共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评论(1)发表评论

【编者按】小说以第一人称讲述了“我”前往塔35名残疾人坐着轮椅“圆梦世业洲”
子山访问当年一起插队的老知青甘道彬,甘道彬一见面却对我大打出手!原来,四十四年前,从初中就与甘道彬相好的心月姑娘,也是我暗恋5年的对象,我居然将心月给强暴了,后来她怀了孕只好嫁给了我。小说语言朴实无华,一个将生米做成熟饭的夺爱故事,四十四年后怀着忏悔之心与情敌重逢。推荐欣赏!【:梦锁孤音】

宝宝反复发烧
宝宝反复发烧
宝宝反复发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