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

官路紅顏全文瀏覽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5-21

當得知葉鳴是省委辦秘書1處副處長后,那個精神病院的龔院長立即飛快地沖出了辦公室,到一病區找到了葉鳴,并熱情地與他握手,同時笑咪咪地探問道:“葉處長,請問您在省委辦具體負責哪一塊的工作。”葉鳴知道他是想知道自己是誰的秘書,便也不隱瞞他,直接了當地回答說:“龔院長,我是為省委鹿書記服務的。”龔院長聽說面前這個年紀輕輕的副處長,竟然是省委書記的秘書,再次嚇了一跳,神色間更加恭敬,臉上的笑容也更加燦爛,連連說:“久仰,久仰,葉處長,您先到我辦公室去坐一坐,我們馬上就給陳夢琪小姐辦理出院手續。”葉鳴忙說:“龔院長,謝謝您,您的辦公室我就不去坐了,麻煩您告訴住院部的人一聲,請馬上給我的朋友辦理好出院手續,我們立即要走。”龔院長見他不想去自己辦公室,也不敢委曲,趕忙吩咐那個1病區的主任去給陳夢琪辦好了出院手續,并和葉鳴互留了號碼,便親自送葉鳴和陳夢琪到了葉鳴的小車旁邊,與他握手作別。葉鳴搭載著陳夢琪,首先到了金橋大酒店。因為有葉鳴陪著,陳夢琪的癥狀減輕了很多,眼睛也明亮了一些,也不像開始那樣自言自語了,只是,她一刻也離不開葉鳴的臂膀,像一只受了驚嚇的小鳥一樣,必須依偎進葉鳴的懷里才敢行走。葉鳴攙扶著陳夢琪到了總經理辦公室,再次撥打了蔣健的,但他仍然有開機。葉鳴找到了另外一位副經理,姓王,是個中年女子,向她詢問蔣健去向。姓王的副經理猶豫了一下,然后小聲說:“葉主任,蔣經理可能是打牌去了,這幾天公司找他的人特別多,他說感到很煩躁,所以我估計:他現在關機,就是想不讓人打擾他。”“豈有此理。”葉鳴聽說蔣健在這樣關鍵的時刻,竟然關機去打牌去了,明顯是想撂挑子推,不由氣往上沖,對那個王經理說:“王經理,我現在是琪琪的監護人,可以代理她作出決定:請你現在馬上召集公司所有的中層部門領導開會,研究公司如何應對處理當前的危機的問。”王經理答應1聲,立即撥打了各部門負責人的,請他們陳夢琪辦公室隔壁的會議室召開緊急會議。在這次會議上,葉鳴代表陳夢琪做出3項決定:第一,解雇蔣健,讓他第二天就公司辦理離職手續;第二,在陳夢琪的病治好之前,王副經理代行陳夢琪的職務,主要負責金橋大酒店的經營管理;第三,在政府有查封金橋團體之前,各項業務工作要正常開展,有關債權債務的問,等候政府和法院做出判決。在開完會議后,葉鳴帶著陳夢琪到了附屬二醫院,找到一個在這里當醫生的同學,請他找了一個精神科的專家,給陳夢琪再次做了一個診斷。與葉鳴估計的一樣:陳夢琪之所以精神分裂,確實是因為本身就患有抑郁癥,在遭到強烈的精神創傷后,一下子神智失常,并不是通常意義上的精神分裂癥,因此,只要安心休養,有人安慰和撫慰她,再輔以藥物治療,她的精神分裂癥應該可以很快治好。于是,葉鳴便安排陳夢琪住在附屬二醫院,當天晚上,夏楚楚和陳怡都看望了陳夢琪。以后的十多天,葉鳴每天中午和晚上下班后,就去醫院陪護陳夢琪,在他的照顧下,加上那個專家醫術高明,陳夢琪的病情漸漸好轉,只是,她仍然不愿意見外人,非常依賴葉鳴,晚上一定要葉鳴在病房陪著她才能入眠。半個月后,陳夢琪出院,葉鳴將她接到了自己家里,每天1有空就陪護她,并督促她吃藥。一個月后,佘楚明專案組按照省紀委書記王皓的指示,查封了金橋集團的所有資產,包括金橋大酒店,并決定將金橋集團所有資產進行拍賣,以償還那些前討債的供貨商、銀行和其他債權人,同時,政府還收了金橋集團好幾塊正在開發建設的土地,理由是這些土地都是佘楚明幫助陳遠喬違規獲得的。在此期間,葉鳴多次找鹿書記,請他出面制止王皓和專案組對金橋團體不公平和過分的處罰行為,但是,由于擔心王皓會對葉鳴反攻倒算,鹿書記始終有答應葉鳴的要求。幾天后,金橋集團所有的優良資產都被變賣或者拍賣,變賣和拍賣所得的錢,除了償還銀行貸款、原欠政府的土地出讓金、金橋集團員工工資和供貨商的欠款之外,剩余的錢都被專案組封存,等待法院對佘楚明的判決,,因為法院在判決過程中,極可能會對佘楚明和金橋集團處以巨額罰金,這個罰金的數額可能會是好幾個億,所以,這些剩余的錢,就是為了到時候繳納罰金準備的。這段時間,陳夢琪就一直住在葉鳴的宿舍里,由于葉鳴的精心照顧,加上每天打針吃藥,陳夢琪的病情漸漸好轉,只是每天仍然不大愛說話,有時候在房間里癡癡地一坐就是一整天,因為擔心她再受刺激,葉鳴有將金橋集團被查封的消息告訴她,也有將龔志超殺人被抓的事情告訴她。12月20日,在葉鳴與夏楚楚舉行婚禮的前十天,陳夢琪忽然從葉鳴家里出走,并留了一封信給他,在信中,陳夢琪首先感謝葉鳴這一段時間對她無微不至的照顧,并祝葉鳴與夏楚楚新婚快樂,同時也告知他:她已經與澳大利亞的姑媽聯系上了,姑媽說她的母親身體很不好,不能坐飛機回,而且她在那邊也很想念陳夢琪,所以,姑媽為她辦好了出國手續,并安排一名表兄到天江接她去澳大利亞,今天下午就坐飛機走了,讓葉鳴不要牽掛。葉鳴捧著那封信讀了好幾遍,眼眶里盈滿了淚水……元月一日,葉鳴與夏楚楚舉行了婚禮,因為這一段時間事情很多,葉鳴情緒也很不好,加上鹿書記也不想太張揚,所以,這次婚禮舉行得很低調,除夏楚楚那邊的親戚之外,葉鳴這邊,新冷地稅局和k市地稅局了幾位領導,郭廣偉、卿濤、王修光、章英芝、胡通、肖勁、沈佑彬等人也出席了婚宴,鹿念紫夫妻帶著陳怡母子、張嫣一起過給葉鳴祝賀。婚后,夏楚楚仍然住在京城,葉鳴每個月去京城一次,夏楚楚允許他去京城時到陳怡那里去看望她們母子,有時候她也陪著葉鳴一起去看小奔奔。在葉鳴結婚后不久,殺害蘇小紅的案子也終究偵破,殺人兇手朱立鈞和劉海被抓獲歸案。第二年四月,佘楚明受賄案開庭,佘楚明因犯受賄罪、貪污罪、瀆職罪等多項罪名,被數罪并罰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履行。五月,龔志超殺人案和蘇小紅謀殺案相繼開庭,龔志超、朱立鈞、劉海均被被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一年以后,鹿書記考慮到葉鳴在自己身邊工作終歸不大好,而且考慮到他確實需要基層領導工作經歷,磨礪他的性情,增長他的才干,因而便親自提議,讓省委組織部安排葉鳴到民安市北山縣擔任縣委書記。當年的6月1日,葉鳴正式走馬上任北山縣委書記,開始了他仕途生涯新的征程,(官路紅顏第一部完結)

一个娱记眼中的明星们图蒙面唱将猜猜猜林志炫声音太明显扮A4之王都挺好蔡根花是好人还是坏人她在坑苏大强的

既性感又可爱的半身裙你家有吗
中国人民大学一人坠楼身亡 家属称其生前无异样
衬袋盒包装质量安全控制与检测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