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

美娛商戰好萊塢天使投資人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5-21

酒店套房中顏如心沉默著大約有10分鐘左右。(有?(意?(思?(書?(院她并不認同顏無涯的做法,他一心殉情赴死,不但拋下姐們倆,還將詛咒轉嫁到一個陌生人身上,就為了能夠自殺。但轉念一想,她卻也沒那么生氣,無論如何,在車禍的那一剎那,若顏無涯是一個普通人,那他便已死了,再次重生的權利,作為當事人自己,完全有決定是否接受的選擇權。“你找錯人了。”顏如心忽然笑著搖搖頭,平靜地對那位有著顏無涯身體的守墓人道,“我想,我是所有現存的顏家人中最后一個知道這個詛咒的,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幫你。”守墓人難以置信地看著她,他忽然瘋狂地大笑起來:“你不知道?你竟然會不知道?哈……”砰!他手上的槍忽然走火,顏如心一陣恍忽,便陷入了一片黑暗中。那瘋狂的守墓人愣了兩秒,倒也沒有什么后悔或是失措的表情,他將槍口對準了自己的太陽穴……砰!又是一聲槍響,擁有顏無涯的不死之身的守墓人也倒在了血泊之中。隨著明顯的槍擊聲響起,酒店中的安保人員被驚動了,于此同時,警察也在趕來的途中。……不知道過了多久,顏如心再次蘇醒了過來。她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發現她似乎重生在了另外的身體里,這身體是女性,年齡大約在歲之間,頭發是黑色的直發,相當長,而身上穿著奇怪的衣服,似乎是中國古裝的樣式。顏如心目前所處的位置是一個荒無人煙的深山老林中,林子兩旁,都是峻峭的懸崖,她目前所處的位置旁有一條小溪,小溪潺潺活動,能夠判斷出上下游的方向。這身體渾身上下都是被樹枝或尖銳的石頭劃開的血痕,但最痛的地方卻是在額頭上,她抬起手一摸,瞬間疼得倒抽一口涼氣,將手拿下來一看,指尖上是已經接近凝固狀的濃稠的血液。看來這身體的原主是從懸崖上滾下來,一路上經過樹枝的緩沖降低了跌落的速度,但最終額頭還是撞到了石頭而死。顏如心沒有死,驗證了守墓人的話。如今,她的仇家行將解決,她又基本上有了身世和家族秘密的概念和線索,不但事業發展得勢頭很好,還收獲了一枚人間極品大帥逼先生,正是要好好開始美好的生活的時候,可這一身的古裝卻讓她有些遲疑。守墓人語焉不詳,但大概的意思是顏家詛咒作用在每個人身上有很多種,顏無涯的大約是只要身體沒有壽終正寢,便能夠一直在本人身上復活,那么顏如心身上的詛咒則明顯不同。迄今為止,她自己記得的死亡,一共有兩次,一次由紐約的顏如心身上,重生在洛杉磯的安吉拉身上,時間間隔不超過一天,但方位卻跨了很遠;另外一次由安吉拉到現在這個穿古裝的身份不明的身體。而之所以強調“她自己記得”這個概念,是由于她猜想她失去了馬科斯提到的那段記憶,有沒有可能是她那次也死過一次并重生了,但是卻失憶了。雖然只是猜想,但結合起這詛咒不安排理出牌的情況,可能性卻相當大。那么,有沒有可能紐約的顏如心的身體并不是她從出身開始使用的身體,她是說,畢竟她同美艷絕倫的妹妹顏如月長的確切不大像。她失去的那段久遠的記憶,對現在的她來說已經沒有意義了,顏如心現在最擔心的是,若由此推理,如今穿著一身古裝的她,雖然沒有失憶,但有沒有可能,時間、空間被改變了呢?她查看起身上的衣服,并將身上所有的口袋翻了個底朝天,忽然一旁的草叢中響起了短信的鈴聲,她過去一看,便確定她大概重生到了某個古裝劇組不幸落崖的演員身上了,因為她在那找到了一部。當看到上顯示的時間時,她愣了一下,因為她清楚地記得死前的時間是2010年8月,而上顯示的,則是2013年9月,也就是說,對她來說只是短短的一瞬間,現實的時間卻已到了三年后。她想了想,按下了一個號碼,第一聲后,便接通了。一個低沉冰冷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那聲音帶著些危險的意味道:“如果敢說是不小心打錯的,我保證下一秒就會清空你所有的賬戶,再派一隊殺手追殺你。”顏如心愣了一下,繼而略帶無辜地笑道:“啊,不好意思哦,我好像打錯了。”說完,便馬上掛斷了,但臉上卻忍不住浮現了笑意。她隨即又回撥了最近的一個未接,接的是一個聲音有些綿軟的女孩,應該是原主的經紀人,顏如心將自己目前的位置描寫了一下,便再也撐不住,暈了過去。顏如心再次睜開眼,已是幾天后了。她第一眼沒有看到她最想看到的人,而是原主憂心忡忡的經紀人。“姐,你傷到了額頭,醫生說不會留疤但短期內這部劇進度要停,聽導演說很有可能要換角還要付違約金,公司那邊也很不滿,媒體報導的風向竟然還在黑我們……”原主的經紀人念起來仿佛停不下來,她明顯不是十分有經驗的經紀人,被接連而來的風波弄得措手不及。顏如心聽了一輪,忍不住打斷道:“你把我同劇組簽的合約找來,還有同公司簽的合約也帶給我,我來處理就好。”經紀人驚訝地看著她,似乎相當詫異。此時,只聽見外面一陣騷動。沒過多久,病房的大門忽然大開,一位身穿考究的手工西裝,身材高大,五官如雕塑般完美的男人氣勢洶洶地闖了進來,這位仁兄面無表情地看著顏如心,而他周遭的溫度冰冷,哪怕只是看著他都會被卷入低氣壓中。這個男人的身后還隨著幾個滿頭大汗的中年男人,經紀人驚訝地發現這幾位竟然是公司里的高層們。“都出去!”那男人目光沒有絲毫的偏轉,很直接地命令道。公司高層們仿佛如釋重負,一個接一個地走出了房門,還把不明所以的菜鳥經紀人也帶了出去。但經紀人眼睛卻忍不住從門縫中偷看,這個突然闖進病房的男人,打一進來病房眼睛就沒有離開自家藝人,更過分的是,這外國男人實在是帥得不像話,而且公司的高層們好像都有些怕他。天啊,好好奇啊,到底這個男人是什么來頭?和然姐又有甚么關系?顏如心卻一點也不怕死地調戲著某位冰山狀態的深井冰先生:“你沒有真的清空我的賬戶吧?我現在面臨各種合同糾紛,似乎還被人黑了,再加上無端墜崖,里面大概有些事情,我還打算花錢請個好些的律師和公關團隊反擊一下呢~”“很遺憾,已清空了。”馬科斯淡淡地道,看不出他有任何情緒。“不會也派了一隊殺手吧?顏如心挑挑眉。“我一個人能抵兩三個小隊了。”他冷道。顏如心對上馬科斯古井無波的冷眸,不在意地笑道:“好吧,那你趕過來,總不會是來通知我這件事順便殺我的吧?不同我說說你怎樣處理得葉家那人,還有用著我父親身體的那個人嗎?”馬科斯簡潔地道出了兩人的下場。葉家老三同他的犯罪團伙現在在監獄中服刑,按刑期來算,他大概這輩子都出不來了。不過還要感謝他,他籌劃多年的研究所幫忙破解了顏家家傳娟帛上解釋顏家人詛咒來源和詛咒各種形式的古文字。顏家從這片大陸開始出現文明時便存在了,當時的世界,還是各種神秘的氣力都處于強盛時期的洪荒時代,而顏家一脈便一直傳承著上古的血脈和基因,而且不管是不是同外族通婚,這種氣力都顯示出強勢的特性。伴隨著危機和曲折宿命的詛咒,同樣也是機遇,若是后代心智強大,便能夠把握住這類機遇,成績一番事業,若是后代安貧樂道,也有隱姓埋名,大隱隱于市的。當然,期間也因內憂外患而讓家族的延續中斷,或是瀕臨滅族,但至少也傳到了顏氏姐妹這一代。顏家詛咒的類型相當多,既有顏無涯、顏如心這般不死之身的類型,但即使是不死之身都分了不同的情況,其他五花八門的各種類型就不可勝數了,而對顏家人來講,解除詛咒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只有后人的假象和研究。還有很多前人其實不懼怕詛咒,反過來利用這些詛咒,成為人生贏家的事跡。顏家姐妹的父親顏無涯屬于希望研究出消除詛咒的方法的一派,他顯然接近成功,但研究出來的方法其實不完全,不能算是解除,只能算是將詛咒轉嫁,明顯在這個情況下也不適用。“所以那個守墓人現在怎樣了?”“他殺了你之后自殺了,但很快便又重生了,當時局勢已被我控制了,我將他送去精神病院做心理疏導和精神治療,看看能不能讓他放棄自殺的動機。”顏如心和馬科斯都很清楚他們的父親、師父早已經離開了,而現在獲得了顏無涯的身體與詛咒的守墓人,只是一個沒法承擔與詛咒對應的宿命與坎坷的可憐蟲。但這件事確實因顏無涯一心殉情而起,若不是這樣,守墓人大概仍舊過著普通的生活,他們也多少都需要做些甚么。顏如心舒了一口氣,道:“看來這些事應當到此為止了。”他沒說話,而是走到病床邊。俯下身來,并伸出手指勾起她的下巴,更加細致地研究起她的臉頰。顏如心眨眨眼調侃道:“我還沒看過這長相如何,不過無論你滿不滿意我也不打算再換了。”“1次比一次丑,還是別換了。”馬科斯很耿直地下結論道,接著又表情嚴肅地道,“況且,我可不想再等3年又23天。”顏如心聽罷心中一酸,她大概可以想象,當他處理完葉家同顏家上一代的恩怨,卻接到她被槍殺的消息時,會是怎樣的心情,雖然因為她身負特殊的詛咒,可能心中還會存留些希望,但這詛咒的不穩定性相當大,而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又讓希望變得那么地渺茫。看著他的樣子,她感覺又有些暖,她認真地道:“我不知道還會不會有下次,但我發自內心腸希望,這一次我可以平平安安地不再產生任何意外,一直同你走到最后。”馬科斯薄唇輕輕地勾起一個好看的弧度,眼中感染上淡淡的暖意……

浪潮集团连续四年中国ERP软件市场年度成元工国际参加全国离散制造业信息技术运用服世界历史上37个大帝国的面积

吴彦祖宣传《单身男女》 戏称自己帅气更胜古天乐-吴彦祖-古天乐
哪些特征会隔代遗传哪些疾病会隔代遗传
钟海平一行到张家界校区考察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