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

超武时代 第五百四十二章 可怜的木随心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12-05

超武时代 第五百四十二章 可怜的木随心

高远把封家三口人安排在一个酒店,安顿好之后刚走出酒店大门口,响了。

来电的是刘威,开口第一句话就是“人抓到了”。

半个小时之后,京都西郊一座别墅里,高远见到了跟踪者。

果不其然,正是木随心。

上次见到的时候,木随心还是嚣张无比的法外之城四大高手之一,这一次却被捆成粽子一般,嘴巴里也塞着不知谁的臭袜子。

刘威和谭辉站在一旁看守,另外还有七八个军方高手,这种阵容看守一个只有调息巅峰的武者,还真是牛刀杀鸡。

高远一进门,木随心就扭动挣扎起来,两眼几乎能冒出火光。

“呜呜,呜呜……”他发出含糊的声音,似是咒骂,又像是在求饶。

高远没搭理他,过去问刘威:“怎么样,还顺利吗?”

刘威笑道:“你是没看到他的表情,简直笑死我了。”

木随心的跟踪,高远早就看在眼里,便设下了一个圈套。在这间别墅里布下埋伏,勾引木随心上钩。

和秦柒的会面,正是高远圈套中的一部分。他留在咖啡馆便签上的地址,并不是秦柒写的那一份,而是掉包的另一份。

木随心自以为聪明,拿到便签上的地址之后,想要潜入进来瞧一瞧。

万万没想到的是,别墅里不但有刘威,还有准将谭辉带领着的二十几个军方高手,这些高手潜藏在别墅的各个角落,就如同一群猎人围捕一头湖里。

木随心才一偷偷潜入别墅,立刻被一群高手围住,那模样就像是一个蠢劫匪打劫了一家正在给警察发工资的银行,惨的不能再惨了。

“他身上有什么东西吗?”高远问。

刘威指了指桌子:“都在上面。”

高远去翻看了一下,房卡暗器药物证件等等。

其中有一部,高远拿起来检查了下通话记录。

正如高远所料,其中一个不久之前刚刚有过通话的号码怎么看怎么觉得熟悉,翻出自己的来查阅了一下,正是苏盼盼的。

之前的猜测就此坐实,高远也可以放心大胆的审问了。

嘴里的臭袜子被摘掉,木随心立刻“呸呸呸”的啐了好几口口水。

刘威奇怪的道:“我的袜子有那么臭吗?”

吐干净了嘴里的酸水,木随心才怒目瞪向高远:“你快点放了我,不然你会后悔的。”

高远吃惊的瞪大眼睛,对谭辉道:“谭准将,你方才说你手下有两位刑讯方面的专家?请帮助木先生认清他现在的处境。”

两个军官立刻狞笑着走过去,根本没用什么器具,几秒钟之后木随心就爆发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高远在一旁津津有味的看着热闹,对待这种心怀不轨的敌人,无论什么手段都是必要的,因为对敌人慈悲就是对自己残忍!

五分钟之后,木随心忽然叫道:“停,停……别折磨我了,别折磨我了!”

两个军官看向谭辉,谭辉则看向高远。

高远摆摆手,两个军官这才放开木随心。

木随心已经如同一堆烂泥,瘫软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道:“高远,你想干什么?”

“是你想干什么……你和苏盼盼打算从我身上得到什么?”高远问。

木随心脸色苍白如纸:“你是怎么发现的?”

“你们这点小孩子的把戏,非得丢人现眼。”高远摇头:“另外,现在是我问你问题,不是你问我问题。”

木随心咬牙切齿的道:“我全说,你会放过我吗?”

高远笑了笑:“你觉得呢?我只能保证不杀你,把你送给军方。”

木随心犹豫了一下:“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说吧,你想要什么?”高远很好奇。

论纠葛,如果是狂派找上门来,高远一点都不意外。毕竟跟关鲸落跟狂派之间,也算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恩怨情仇。

可启蒙者找上来干嘛,大家无冤无仇的,之前也不怎么熟啊。

木随心道:“我们得到消息,说你有可能在法外之城地下得到了一份星图。圣父下令,让我们绑架你,找到星图的下落。”

圣父就是方舟,这家伙最近精神疾病发作的越发厉害,自从宣布“起义”之后,就自称圣父,封启蒙者内部的十二个强者为“圣子”,要建立一个宇宙圣国。

“星图?”刘威谭辉等人都十分奇怪的看向高远。

高远心中一动,脸上却毫无动摇的道:“什么星图,我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

木随心道:“沈圣娘说的。”

妈的……高远后悔无比,当初就该弄死那个精神病娘们,可惜听了她那悲惨的童年经历心软了。

这可真是斩草不除根,留下祸患啊。

只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当务之急是赶紧撇清。

“什么星图,我根本不知道。沈圣娘小时候脑子受到过刺激,她说的话你们也相信?”高远冷笑一声。

“我们只想找到星图,任何线索都不会放过。”木随心道。

高远明白了。

海盗王鲁飞的星图,这可是传说中能够富甲宇宙的宝物

,任何人听闻之后都会垂涎三尺。尤其是盗矿者,他们天生就吃这碗饭,比任何人都更清楚星图的价值。

不知沈圣娘出于什么目的,散播出星图在高远手里的消息,启蒙者也就闻风而动。

可想而知,木随心只是第一波。过几天说不定狂派也会派人来,再加上其他大的小的各种盗矿者组织,说不定还会引起军方和政府的注意,一想到此事有可能引出的风波,高远就头疼不已。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情,留待以后再去操心。眼下木随心,反而给了高远一个极好的机会。

“木随心是反政府武装启蒙者的主犯之一,他的同党是不是也应该按照战时临时管理条例抓捕起来?”高远把谭辉拉到一边,低声问道。

“如果确定是同党的话,肯定要抓起来的。”

“同党的家属呢?”这是高远最关心的问题。

“那就要看知情不知情了。”谭辉不明白高远为什么这样问。

东莞市中医院怎么样
西安市儿童医院怎么样
江西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汕头公办妇科医院
成都男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