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

无上战尊 第一卷_第三百八十四章我要的就是这个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1-19

无上战尊 第一卷_第三百八十四章我要的就是这个

被石落的话惊醒,众人的目光都是从那美轮美奂的冰雪光晕中移开眸子,而后看向石落,等待着石落的解释。

“不要动这些,那些人就是这样死的'石落话音一落,众人都是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那美丽的光晕,顿时露出深深忌惮之色。无论如何他们也没有想到这些如此的多彩炫目的光晕,竟然这么危险。

“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郑杉饱学诗书,涉猎广泛,对于一些秘辛也是多有耳闻。此时见到那些光晕,朦胧之中他感觉自己在哪里见过,好像是在一本书中,但现在想起来,却又想不到到底在哪里见过。

但他有一种预感,这个东西很是稀缺,至少在边南大地上自己根本没有见过,不然的话,自己不会不记得。

“这个是冰雪之晶。乃是生长在极寒之地,十年接触一个,而后以其为根,迅速滋长,我看这里的密集程度,此地至少也是有着数百年之久了吧”

石落环视了下四周,随后继续解释的说道:这种东西不仅仅漂亮,而且功能也很是强大,无论是炼器还是修炼,若有这些东西辅助的话,会事半功倍的作用”

“真的'在说出这话,众人神色顿时一炳,目光闪烁间看着四周的闪烁的光晕,眸中闪烁激动之色。而在石落的提醒下,郑杉也顿时想起这些东西的由来。

“真的是冰雪之晶真的是”郑杉神色浮现出疯狂之色,面色涌现出惊喜之意。而后看向石落。双手紧握这石落的双肩,兴奋的说道:“你确定,这些真的是冰雪之晶”

看着郑杉的面容表情,石落微微点头,虽然不知道郑杉的想法但想必着冰雪之晶对他很是重要,不然的话,郑杉也不会如此的兴奋。

“果然是,果然是,只要在修炼的时候炼化一丝,便可以让自己的灵力雄浑一倍之多,是不是这个样子似乎不敢相信石落所说,在这一刻,郑杉再次说道。当初自己在书本之中看到,本以为无稽之谈,但此时前亲眼目睹后,他心底相信但有不敢去相信,这种矛盾的心绪恐怕也只有他自己能够理解、

“你说的没有错,这些冰雪之晶,因为本身属于至寒之物,在修炼之中只要融入到一丝,会让躁动的气血和灵力迅速平复下来,而后缓缓凝聚,会让人的体内的灵力更加凝聚,对于修士而言的确有着事半功倍的效果。若你能够炼化一丝的话,我想”打量着郑杉,石落眉头一皱,众人神色更是一震,看着石落,心脏在急速跳动的同时等待着石落的继续说话。

“你定然可以突破神通境界,跨入到地坤境”石落话犹如惊天霹雳一般,响彻在众人耳中,看着石落,而后看向郑杉,羡慕中则是带着浓浓惊喜,既然着冰雪之晶对郑杉有着如此的药效,那么对于自己而言同样有着不少的效果,若能炼化一丝,甚至一丁点的话,对于他们而言也是有着巨大的辅助作用的。

听到石落的话,郑杉神色也是浮现出狂喜之色,但下一刻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面色上的惊喜之色缓缓变的凝重起来,眉头皱起间抬头看向石落,询问到:“但据我所知,这冰雪之晶,其寒无比,根本无法获取,反噬想要取得这冰雪之晶的人,都会瞬间活活冻死”

郑杉的话犹如那冰凉水般,瞬间将泼在众人的头上,让人们高涨的人情顿时一阵低落,冰雪之晶,可以说是汇聚了冰雪之力的所有的精华所在,至寒无比,哪怕是地坤境的修士也无法控制。唯有掌控着一丝的天地规则之力的天乾境强者,或许才能掌控。

但也要小心无比,一旦有丝毫闪失的话,瞬间就会被着至寒之气反噬,从而走火入魔,甚至会殒命。

听到郑杉的话,石落面色不由微微点头,心想着郑杉还是有些见识的,至少在自己看来,在自己这群人中,这郑杉的的见识根本不是魏延等其他人可比的,或许这也与他所处的境界有关,毕竟他的修为在神通巅峰,若不能精进一步的话,他一声的修士之路也就到头了,所以他只能拼劲全力,寻求机会突破。

此时遇到了一个如此绝佳的机会,他郑杉怎么可以放过,但是现实却有给他出了一个难题,这冰雪之晶本身少见,但也不是没有,真正让人们新生无奈的是这东西根本无法获取,若强行的获取的话,那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眼前这些裸的冰块,他们狰狞痛苦的样子,就是下一个你。

就在石落刚想出口解释的时候,一道略带轻蔑的声音陡然传来,“没有想到着边南荒僻之地,竟然还有这些东西,我这次来也没有白来”

声音未落,却见到一道曼妙的身影缓缓走来,众人循声望去,眉头随之一皱,来的不是别人,赫然是那当初与石落打的难解难分的水无情,此时她的身后并没有烈焰和阴媚儿两人,只有她一人。此时此刻她的面色带着一丝的笑意,散开间少了原先的那种的冰冷和漠然,多出了些许生气。

但也仅仅是一点点,他目光扫视着众人,而后将目光停留在石落身上,一声冷哼,随即说道:“你们走吧,这些东西是我,你们最好不要插手,不然到时丢了性命可不要怨我。”

水无情面色不由掀起了一丝的弧度,语气更是轻蔑无比。这冰雪之晶本身至寒无比,若不是在自己体质特殊的话,恐怕也对着冰雪之晶毫无办法,任何人,任何修士,只要不超过地坤境,只要碰到一丝,瞬间就会被至寒之气侵袭。从而瞬间被冻成冰雕。

此时此刻,水无情看到石落几人在着冰雪之晶面前逗留,心中想要提醒的对方,不要不自量力。也算是承了当初石落的提醒的自己恩情罢了。但她也有着自己的傲气,所以在说出的时候,语气不由随之一变,高傲中带着丝丝轻蔑。

听到这话,原本就怒气淤积的紫晴顿时无法忍了。一步迈出,语气很是尖锐的说道:“这里是我们边南,不是你们中州,你说话不要太放肆,否则的话我不保证我能让你活着离开边南大地”

紫晴身为紫山大长老的孙女,其本身地位高崇无比,在着边南大地无疑是一个小公主般的存在,虽然她平日了懂礼数,讲规矩。但并不意味着她没有脾气。现在水无情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加上自己心中怒意恒生,哪里还会迁就对方,瞬间便是针锋相对起来。

紫晴的话,让水无情面色一沉,打量这个无论是容貌还是身姿都丝毫不输与自己的少女,水无情一声冷哼,随即说道:“我说的是实话,只是在奉劝你们不要不自量力,若你真的有实力的话,你就证明给我看,只要你能将这里的冰雪之晶取走,我什么话都不说,但是若涅米有这个实力的话,我劝你们还是赶紧离去吧。毕竟有些危险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冒的。”

女人间的战斗,从来都是不可理喻的。短短两句,瞬间就让紫晴和水无情两人间势同水火,双眸对视,火花四射。石落神色微微一变,紫晴情义自己知道,此时之所以会发这么大的火气,其原因倒不是因为水无情,更多的是因为那肖玲儿,而着水无情则是恰好碰到枪口之上。

“你当真我不可以”被水无情看不起,紫晴心中的怒火更甚,原本一直头脑清醒对她瞬间犯起了迷糊,眨眼间便是忘记了石落和郑杉两人说的话,忘记了着冰雪之晶极为的危险,根本不是神通修士可以掌控的。

听到这话,石落面色一变,连忙上前阻止的说道:紫晴不要胡闹,冰雪之晶,根本不是你能够掌控的,这些人的下场你难道没有看到吗”

听到这话紫晴目光下意识的去看向那些早已经成为冰雕,没有丝毫生机的修士,神色一惊,浮现出惨白之色。但此时此刻,若让她就此认输,又谈何容易。

石落轻叹,见紫晴有所迟疑,也知道此事他心中也是有了计较,索性也不在多说,而后将目光看向是水无情,沉声说道:凡事都是有一个前来后到,这些冰雪之晶,是我们最先发现的,于情于理都是属于我们的,你现在横插一脚,不太合适吧”

这冰雪之晶,或许不算太贵稀有但在边南大地却是绝无仅有,最为重要的是这些冰雪之晶不仅仅对郑杉等人有着巨大的辅助作用,就是石落自身也是需要很多,来帮助自己修炼。所以这些冰雪之晶,自己绝对不会让给别人的。

“哦”看着石落,水无情面色上浮现出了一丝的惊异,无论如何她也没有想到石落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难道他不知道着冰雪之晶的危险吗

想到这里,水无情一笑。既然你自己去找死,那也怨不得我,说道:“我可以让你先选,但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我可以告诉你,这里的冰雪之晶,你能拿多少就是多少,剩下的我全要了”

水无情哈哈大笑的说道,在自己眼中,石落现在无非是在故弄玄虚,他本身根本无法将取走这些冰雪之晶,此时无非是想让自己紧张一番,从而在这里的获得利益,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他注定要失望了。

“好”石落爽快的答应了,哈哈一笑。虽然此地整个小广场的四周都是弥漫着冰雪之晶,但石落知道,这些冰雪之晶并不是很多,单独自己就需要一般之多,剩下的分给紫晴他们,也只能说是刚刚够。

本来水无情的到来,注定要分上一份羹但自己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如此的大方,当然对方的想法,石落自然也清楚,此时也不说透,只想等会看对方出丑的样子,顺便也为紫晴出一口气。让那水无情也知道边南大地荒芜之地,也并不是所有修士都是废人。

“石落”看到石落随口就是应承下来,郑杉面色顿时一变,别人或许不知道这冰雪之晶的危险,但是他却是清楚的很,哪怕他知道石落手段颇丰,战力超群但也不看好对方能够将着冰雪之晶取走,要知道这冰雪之晶,唯有天乾境修士才有实力获取,地坤境修士及其以下,若不是有着相应灵器的话,根本不可能将这些冰雪之晶取走。

“放心”对于众人的担忧的目光,石落报以微笑。示意对方放心。其实现在对石落的确没有实力能够将着冰雪之晶取走,一是自己没有掌控天地规则之力,根本无法克制那股至寒冷气息,若强行动用的本源之力的话,或许可以支撑一段时间,但必然超不过一日,一旦一日过去,自己无法将其给密封的话,自己的下场如同那冰雕一样。

而自己更是没有水无情的那种特殊体质,虽然这些都没有但石落却有着一件东西,是任何人都是可望不可求的。

说话间,石落便是一步步迈出,缓缓朝着那石壁之处走去,随着距离的临近,那种看成刺骨的寒意如波涛般汹涌扑来,让石落周身的气血微微一顿,灵力更是无形受阻。

就在众人屏住心神,全神贯注的紧盯着石落的一举一动的时候,石落竟然直接手臂探出,在没有动用灵力的情况下,单纯的依靠的肉身之力去对抗那些冰雪之晶,在碰触到石壁的瞬间,他的周身顿时弥漫出呼了一层厚厚的寒霜,下一刻便是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那是冰块迅速凝聚的声音。看到这一幕,众人面色顿时一变,刚想嘶吼喊出口,下一秒剧情却是迅速翻转,一直在一旁冷笑的水无情面色也随之变的凝重起来。

青岛开发区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大连市沙河口区医院怎么样
湖南哪的医院治癫痫病最好
云南治疗白癜风医院排名
温州妇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