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游戏

神秘的汇款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5-18

燕燕手拿大学录取通知书,高兴地往家跑去,她要把这个好消息,首先告诉母亲。

母亲接过燕燕递给她的大学通知书,既高兴,又着急,高兴的是,自己的女儿没有使自己失望,终于考上了名牌大学,着急的是,入学还需要六千多元的学费,可家里,一贫如洗,哪有这么多的钱。

燕燕母亲,为了给燕燕筹集学费,走亲戚,串朋友,但是,仍然还缺少三千多元。

燕燕看到母亲那着急的样子,对母亲说:“妈妈,这大学我不上了,我要出去打工。”

“胡说!”母亲从来没有发这么大的火,一听说燕燕不上学了,大发雷霆。

“咱家又没有给人家借过钱,现在怎么张口再跟人家借,这学费怎么能凑齐呢?”燕燕轻声的都念着。

“钱的事不用你操心,就是砸锅卖铁我也要给你凑足了学费。”妈妈正说着,邮递员来到了燕燕家里递给燕燕母亲一张汇款单说:“又有人给你寄来了八千元,上面还有留言,说除了给孩子交学费外,剩下的给孩子上学时零花钱。这是汇款单,请签字吧!”

真是雪中送炭,燕燕接过汇款单,一蹦老高说:“妈妈,不用愁了,现在不用愁学费了。”

母亲并没有那么高兴,她签上字,平静的对燕燕说:“这位汇钱的人,他名字叫鬼月,也不知道他是男是女,老人还是年轻人,自从那狠心的贾忠离开以后,这个人每月都给我们母子汇款伍佰元,多亏了这位好心人,你才能上完了高中,考上了大学,我们光用他的钱,我们到现在还不知道他是谁呢!”

“是不是爸爸给的?别人怎么会无缘无故的给咱们汇钱呢?”燕燕轻声的说。

“你哪个爸爸?你亲爸爸魏明,自离婚出外打工,一直没有他的消息,至于贾忠吗,他呀,那个没良心的,他怎么会呢?离婚时,他连给你抚养费都不给,怎么会给咱汇钱呢,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再说,他现在在本县工作,鬼月是江苏人。”妈妈摇了摇头肯定的说。

原来,在二十年前,团团经人介绍,和本村的青年魏明结婚,当时魏明是一位高中落榜生,什么手艺也没有,只有靠打工维持家里的生活,父母年龄都大了,自己的责任田全靠团团一人来管理,除草,浇地看看沟子还可以,到了秋麦二季,她却忙不过来。这时,本村的一位青年叫贾忠,他父亲是一位局长,家里有一辆拖拉机,便主动的找上门来,帮助团团干活。

有一天下午,贾忠帮团团拉完玉米,天已经很晚了,团团特意的做了几样菜,还拿来一瓶酒,贾忠非让团团陪着她喝几杯,团团无法推辞,陪着她喝了几杯。团团从来没有喝过酒,不胜酒力,喝多了,趁此机会,贾忠乘机强奸了团团,当团团醒来时,看到如此情景,真是有苦往肚子里咽。她不敢声张,怕外人知道了笑话。

但是,贾忠看到了团团的软弱,便经常来纠缠,后来团团竟跟着贾忠私奔了,魏明回家后,看到事情无法挽回,便和团团解除了婚约。

离婚后,魏明把责任田承包给了别人,又到外打工去了,过了几年,魏明把父母接走了,至于到了哪里,大家都不知道,有人说他在东北,成了一位农民企业家,腰缠万贯;也有的说,他又找了一位妇人,比他年龄小十来岁,说归说,但谁也没有真正见到过他,也只是猜测而已。

团团和魏明离婚后,便和贾忠结了婚,半年后生下了燕燕。

自从生下了燕燕,贾忠对团团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他说孩子是魏明的,要团团把孩子送给别人,但孩子是从娘身上掉下来的肉,团团怎么能舍得送人,为此,贾忠张口就骂,举手就打。

后来,贾忠靠着父亲的势力,在事业单位找了一份正式工作,便和团团离了婚,贾忠以和燕燕没有血缘关系为借口,拒绝给孩子抚养费,团团只好带着燕燕,在娘家居住。

母亲看她可怜,劝她再找一个合适的,但是对婚姻问题,团团早已是心灰意冷,不想再嫁。母亲也没有办法,在路边腾出一间房子,让团团娘两个居住,顺便开了一个小卖部,维持家里的生活费用。

就在燕燕七岁那年,刚上小学,团团突然收到了一封来信,信上没有写地址,署名是鬼月,让团团好好的抚养孩子,并寄给了五百元现金,从此后,每个月的月初,团团都会收到五百元的汇款。

自从燕燕上了大学,那个叫鬼月人给团团汇来的钱也多了,由原来的伍佰元到了一千元,团团到邮局去打听过几次,只知道汇款来自江苏,其他没有一点儿信息。

一转眼,四年过去了,为了找到哪位好心人,燕燕大学毕业后,征得母亲的同意,到江苏找了一份工作,她每逢节假日和双休日,都到处打听那个叫鬼月的人,但是,她跑了不知道多少地方,大家看了名字都是摇摇头,有的说:“还有人姓鬼,我还是头一次听说。”

五月一号,又放了假,燕燕到邮局里去寄一封挂号信,这时有个人走了进来,他看到燕燕,上下打量了一番,来到柜台前,拿起一张汇款单,自己填写起来。

燕燕站在他的后面偷偷的一看,上面收款人竟然是自己母亲的名字,签名是鬼月。他填完后递给了工作人员,那位工作人员看了看,开玩笑的说:“鬼月,你是鬼谷子的后人把,你这个名字恐怕在全国也没有重名的。”

那个人笑了笑,没有回答,把一千元钱递给工作人员,走了出去。

“鬼月,这不是自己天天找的那个人么?”燕燕连忙跟了出去,

那个自称鬼月的人,没有坐车,在前面慢慢的走着,燕燕紧紧的跟在后面,转过一个弯,来到了农园小区大门前,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看了看燕燕问:“姑娘,你有什么事么,跟在我的后面。”

燕燕走上前问道:“叔叔,你叫鬼月么?你怎么起了个这么个名字?”

“叫什么名字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事?”

“我想问你一件事。”

“咱们素不相识,问我什么事?”

“你是不是每个月都往山东给一个叫团团的汇款?”

“你……你怎么知道的?”鬼月吃了一惊。

“我就是团团的女儿。”

“你叫燕燕,什么时候来的?”那人一阵惊喜。

“大学毕业后,为了找到你,我就要求来这里工作。”

鬼月仔细的看了看燕燕,自言自语的说:“二十多年了,时间过得真快,怪不得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长得很像团团。”

“你认识我妈?你为什么给我们家里汇款?”

“燕燕,能不能到我家里去坐一坐,我详细的告诉你。”

燕燕跟着鬼月来到了三单元二层西户,他用锁打开门,燕燕跟了进去。

鬼月让燕燕坐在沙发上,倒了一杯开水,他也坐在了燕燕对面,叹了一口气讲了起来。

“我不叫鬼月,我叫魏明,和你是同村。”

“你就是魏明叔叔,不!你是我亲爸爸!都说你下了东北,成了农民企业家。”

“那都是传说,想当年,我来到江苏打工,我又没有什么手艺,只靠出卖劳动力挣点儿钱,我看到这里,土地肥沃,水利条件又好,便在这里承包了几亩地,种起了蔬菜大棚,第一年就挣了几十万元,我又发动这里的农民,都来种植蔬菜大棚,形成了规模,全国各地的菜商,天天来这里购买蔬菜,北京的,上海的,……大家都挣了大钱,你看这里,就是当年那个贫穷的小农村,家家楼房。”

“你和我妈离婚后,又成亲了么?”燕燕问。

魏明摇了摇头说:“没有。想当年,你妈刚怀了孕,我便离开她来这里打工,没有好好的照顾她,她才受了贾忠那小子的欺骗,没有办法,我只好和她离了婚,以后我听说你妈生了个孩子,又和贾忠离了婚,一直没有再嫁,对吗?”

燕燕点了一下头说:“那个孩子就是我。”

“这个我知道,我才是你的亲生爸爸。”

“这件事我妈曾经告诉过我。”

“你妈和贾忠离婚后,我听说贾忠以你不是他的亲骨肉为借口,拒绝支付抚养费,我听说后,便每月给你们母子汇去伍佰元。听说你考上了大学,我又给你寄去八千元。”

“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你为什么不用你的真实姓名,却用鬼月。”

“我让我的一个朋友,经常关注着你家,是他告诉我的。我怕你妈伤心,或者拒绝,所以只用了我名字的一半,以鬼月的名字给你们汇款。”

“这件事都怪我妈,一提起来她就自责,说对不起你。”

“不!不能全怪你妈,那时,我在外打工,把你妈一个人留在家里,照顾老人,管理责任田,她吃尽了苦,受尽了累,贾忠那小子才乘虚而入。提起这件事,我就后悔的要死。孩子,我对不起你和你妈。”魏明后悔的说。

“爸爸,你是我的亲爸爸,你现在好么?”燕燕问。

“好,好,前几年父母都去世了,现在只有我一个人生活,无挂无碍,你妈还好吗?”魏明问。

“我妈一想起当年的事情就流泪,她经常提起你,既然你现在还是单身,为何你不找我妈再复婚呢?”燕燕说。

黑河癫痫病小发作治疗患上白癜风后饮食要如何调整癫痫病的饮食疗法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