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2019-05-15 10:29:3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他要走了,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言语。坐在床边,我默默的看着他收拾东西,默默地看他拉着行李离开我的视线,剩下一声寂寞的关门声,和一个面无表情的自己。

我没有哭。甚至没有想哭的冲动。我从房间仅有的桌子抽屉里取出香烟,默默点燃,默默地吸。

不记得第一次吸烟是因为好奇还是因为心烦,也不记得戒烟已经多久,再次用香烟麻痹自己,有且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他。

当初爱上没有理由,现在不爱了,依然没有理由,这没有的理由便是最好的理由了吧。为了爱情,我远离父母家人,放弃曾经拥有的一切,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可惜这段刻骨铭心的海誓山盟,却在时间里不了了之。

是否我们之间出现了别人,我全然不知。难过的是,我竟然不知道自己输给谁。意想不到的淡定,没有一滴眼泪,他走了。我重复的告诉自己,再也没有人接我下班,再也没有人把碗里的鸡蛋无条件的给我,再也没有人暖好被窝拥我入睡了、

一颗接着一颗,十几平米的小屋弥漫着烟草味道,透过淡淡的烟雾,我似乎看到他在为我整理凌乱的衣服。原来这个不大的房间,处处拥有着他的影子,处处盈满他的味道。可是,他再也不是我的磊磊哥哥了。

一如既往的工作,沉静的走在熟悉的街道,来来往往,只是言语中少了他的名字。会过去的,这一段刻骨铭心,倘若有一天,上天垂怜我,让我遇到更好的,他会在我的世界里彻底消失。

以前的以前,多么美好,半夜三更还在抱着电话,依依不舍的不愿意挂断。几年的感情怎么会说断就断。走在夜幕昏暗的灯光下,回忆着逝去的美好。或许他在我身边,他就是我的整个世界。可是现在他离开了,我的世界只剩下茫茫一片。

花开花落复一年。春天,我们手挽手,在公园寻找第一朵迎春花。夏天,接天莲叶,泛舟湖面。秋天,风扫落叶,我坐在他的自行车后面,紧紧搂着他的腰,天真的认为,他就是我的全部。冬天,踏雪寻梅,他把我的手放进他的口袋。

转眼又是一个秋天,风卷残枝叶飘零,冷日寒星长愁情,却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我。独在异乡,深深地感到万念俱灰。

到了家门口,我从背包中搜罗着钥匙,奇怪的发现背包的拉链被拉开,我下意识的感到不妙,想到几秒钟之前有人的尾随。我环视四周,恰巧和他四目相对。他脸上洋溢着胜利的笑容,挥舞着手里我的钱包,分明是扬起胜利的旗帜向我示威。

我扯着嗓子喊着抓小偷,不假思索的脱下十公分的高跟鞋,赤脚飞奔而去。小偷似乎被我的行为吓了一跳,愣了几秒之后转身向马路对面奔跑。

正是晚高峰,小偷麻利的躲过来来往往的车辆,钻进马路对面停靠的一辆白色面包车里,扬长而去。

我站在马路中间。歇斯底里的喊叫着。疾驰而过的车辆在我耳边发出刺耳的声响。为什么没有一辆车撞到我的身上,然后我以完美的抛物线轨迹离开这个世界。

一声紧急的刹车声,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我身边,与我的右腿亲密接触。随之而来的是没有任何节奏的鸣笛声。

我没有任何反应,自顾抹着眼泪诅咒着该死的小偷。他打开车门,绕到我的面前,声音温柔且绅士。你好,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透过朦胧的泪眼,在灯光下看到眼前的男人。高大帅气。我抹了抹眼泪,撅着嘴巴低下头,才看到自己赤着的双脚,袜子已经在追赶小偷途中变得面目全非。

你没有受伤吧。他低着头,声音很轻柔,丝毫不顾及后面车辆不耐烦的鸣笛声。我抬起头和他对视,微动着嘴唇却不知说些什么。看来你被吓坏了,上车吧,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我被他拖到车里,坐在舒适的副驾驶的位置,我才感到脚有点肿痛。泪水再一次决堤。该死的小偷。我狠狠的骂着。难道你偷东西的时候都不长眼睛吗?再怎样也要顾及一下我的感受呀,毕竟我刚刚失恋,你就在我的伤口撒盐。小偷也要有道德底线吧。我絮絮叨叨的咒骂着,眼泪鼻涕流的满脸。

纸巾递到我面前,我不修边幅的擤着鼻涕。纸团像一朵朵开败了的花朵,无精打采。磊磊哥哥,你什么都不说就离开我,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我哪里做的不好,你告诉我,我改。

你应该觉得庆幸,提早离开这个男人。

庆幸什么,我那么爱他。我把我自己毫无保留的给了他,在他面前我就像一张白纸一样透明。可他却离开我,什么都没说。

你及早抽离不是很好吗?毕竟你失去的只是一个不再爱你的男人。但是他的损失就大了,他失去的可能是这辈子最在乎他的人。

那又能怎么样,伤心的人只有我自己。我看着眼前一堆白色凋零的花朵,轻轻地抽泣着,稳定着自己的情绪。一切都过去了,爱人走了,钱也丢了,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一个一无所有的小丑。

我扭过头看到专心开车的他。你是谁?我怎么会在你的车上?

我?他被我的问题问愣了,挠挠后脑勺。或许我是上天派来拯救你的吧。

我有那么幸运吗?我回忆着半个小时之内发生的事情。自言自语。即使你不是上天派来拯救我的,我想你也不会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了。除了一个千疮百孔的皮囊,还有一个空荡荡的从地摊买的背包,就只有一部根本不值钱的手机了。

他对我笑笑。一切都会过去的,生活和你开的每一个玩笑,都是在磨练你的意志,相信你会在不断地磨练中,越来越强。

我只是想嫁给一个足够爱的男人,他足够体贴,生一双儿女,过着衣食无忧的简单生活。可是恰恰这份简单,却是最难得到的。我长叹了一口气。车里可以吸烟吗?

他迟疑了一会,没等到他回答,我已经开始吞云吐雾了。烟是好东西。我故意老道的往窗外弹着烟灰,可以麻痹我的神经,让我瞬间忘记内心的痛苦。

他皱着眉听我自说自话,什么也没说,只是单纯的开着车。

你带我去哪里?我突然想到自己怎么会这样心安理得的坐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豪车里,而且不问去向。

去医院吧,

我没病。他笑了,我也不好意思的笑出声音。隔壁认真开车的男人,笑起来露出两个深深地酒窝。短短的干净的头发,整洁的没有褶皱的衣服,车里弥漫着烟草和香水混合的味道。突然有一种幻象,他果然是上天赐予我来拯救我的吗?这个想法瞬间又失去光芒,萍水相逢,对他一无所知,他能给我什么?或许在这茫茫人海中,在这个没有任何温度的陌生城市,我们也许再也不会见面。

送我回家吧。我抬起脚穿鞋,想到爱人的离开,可恶的小偷,和疼痛的双脚,泪又下来了。没有声音,我看着窗外,或许应该和这个城市告别了,在这里几年,丢了太多的东西。

他按照地址把我送到住所,城市中外来人口的集中营,有着来自不同地域的挣扎着生存的人们。形形色色的人在这里,好像城市人用来玩赏的雀儿,被隔离在十几平米的空间里,痛苦的呻吟着,又不得不继续坚持。

我在巷口下了车,挥挥手向这辆陌生的豪车告别。转身走在夜幕中,心里的阴霾让这个陌生男人赶走一半。或许,他真是上天派来拯救我的吧。

回到像鸟笼一样的家,打开灯,冷冷清清。秋天到了,冬天也即将来临。我收拾着房间里凌乱的东西,关于他的,舍与不舍,都要做一个了断。最初的鸿雁传情,一起的亲密照片,他精心为我准备的小小的礼物,所有的一切,都将在我和它们告别之后,化为灰烬。

焚纸化成灰,随风散入尘,纸间千行字,字字盈泪痕。泪扑簌簌的掉下来,我知道自己没有想象的坚强。哭吧,让委屈的泪水,随着这一片灰烬化成尘埃。

“姑娘,姑娘,出什么事了?”门外房东狠劲的拍打着房门。

我拿起桌上的杯子把火扑灭,擦干眼泪。阿姨没事。

“好像着火了,没事吧?”房东半信半疑,没有离开。

我打开房门,看见房东阿姨紧张的表情,露出一个轻松地笑。阿姨,真的没事。

房东阿姨伸着脖子往房间里看,我故意只留了一道狭窄的门缝,搪塞着打发她离开。

晴天,深秋的阳光透过窗帘洒在被子上。今年冬天应该不会很冷,十月中旬,阳光依然暖暖的。我紧紧裹着被子,恨不得连头一起包裹起来,可是冷气还是从缝隙里钻进来。

病了吗?我问自己。眼泪又不争气的夺眶而出。开始想念磊磊哥哥曾经的温柔,想念千里之外的父母,没有丝毫力气去上班,我在一堆杂物中找寻着手机的影子,以失败告终之后,我跌在床上,继续在被窝里瑟瑟发抖。

我在抽泣中默默地睡去了,梦里梦外都是磊磊哥哥的影子。我嘴里说着胡话,叫着亲爱的磊磊。恍恍惚惚中,感到有一只温柔的手抚摸着我。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见磊磊哥哥坐在床边。

我伸出手抚摸他的脸颊。磊磊哥哥,你终于来了。你可知道,我有多想你。

他淡淡的微笑,什么都没说。给我盖好被子,静静地看着我。

磊磊哥哥,你不要走。泪湿了枕头,我紧紧抓住他的手。如果我哪里做的不好,你告诉我,我什么都可以改。我保证以后不再任性,保证不让你帮我洗衣服,保证在叔叔阿姨面前乖乖的。求你不要离开我,你可知道你是我的全部。

他哄我入睡,我不肯松开他的手。在他温柔的呵护中,我再一次睡着了。

我在一股米香中醒来,睁开眼睛,却看见他在对我微笑。我腾的坐起来,忘记了浑身疼痛,靠在床边盯着他发呆。面前不应该是磊磊哥哥吗?怎么突然大变活人了。

鹤岗专门治疗牛皮癣的医院有那些?治疗症状性癫痫的方法造成白癜风出现的主要病因是什么?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