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军事

淡淡风吹

来源:  点击次数:2  时间:2019-06-05

我来自一个有雪的城市,18岁那年,爸给了我一张火车票,说,到外面体验生活去。

坐了一天一夜的车,我在一个小城市落了脚。在工厂工作,每天,重复同样生活。我告诉自己,没关系,撑完一年就走人。

夏天,格外的炎热,我带的短袖衣不多,长袖的只好将就。一个陌生女孩问我,不热么?我打量着她,脸就红了,长这么大,好象第一次那么自卑。因为我有好的家境,还是独生子。可现在,我连一件衣服都买不起。

我低着头,说,衣服没干。

她的笑容像刻意筛出来的,可是,很干净。

有一天晚上不用加班,和几位同事去上网,同行的新同事中,有她。她说,你叫择,对么?我点了头。她说,我叫舒莸。她说,会写我的名字么?那当然了,怎么说我也是小学毕业的。她嘿嘿地笑,像小孩子淘气的那种。

路灯有点暗淡,橘黄色的灯光把路人的影子拉长又拉短,交叉路口,小车,行人。楼房灯火通明,我也有点想家,却只能用电话联系。

大家都埋头吃西瓜,只有那个叫舒莸的女生,她对着还没圆的月亮发呆,我读不懂她的眼神,也懒得去问为什么。

下班。路上。她站路旁等人,我走了过去,吸了口烟,把气吹在她脸上,那瞬间,我看到她扬起脸,好象有一种要打我巴掌的冲动。我还来不及多想,却看到她对我身边的同事微笑,嘿,这个奇怪的女生。

有一次,她问我,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啊?甜的还是辣的?

甜的。笑起来甜甜的那种,像你那样。她楞了一下,说,我是酸的。酸的我也喜欢。很自然地说了那句话,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难道,真的喜欢上她了?

她却消失了,这个世界安静了不少,我却习惯了她的喋喋不休,她偶尔的沉默,她和同事打招呼的样子,她撒娇生气的样子。

舒莸,有句歌词,不坦言心中的爱就是永远的失败,你若能再出现一次,我们的缘分就是天意。

天下雨了,半年来下的第一场雨,有点凉快,心也跟着凉,才离开家半年,就喜欢上一个女孩。

我站在走廊,对面是女生宿舍,舒莸的吵闹声似乎已沉淀在耳际,挥散不去。还有楼梯口,我曾拦住她,我支支唔唔要她陪我聊天,她说,本小姐要去刷牙,然后睡觉。以前别人拦住她,她会喊我的名字,她说择,我要过去啦。我只好过去帮她解围,连句谢谢也没有,一切,好像那么理所当然。她也是喜欢我的,对吧?

大雨变成微微的细雨,车间内,很意外地碰到她,很苍白的脸。我说,那两天哪里去了?回家玩咯。

舒莸沉默了,一连几天。

舒莸,你在桌上写着,takemetoyourheart,你本子上的诗歌,你文章中的他,我好想知道是谁。我们之间,只能是沉默么?

我很想问,却没有勇气。

"择,我是来跟你告别的,我要离开这里了。"

我看着她,站在原地不知所措。"舒莸,我……我怕我会不习惯。"

"不习惯什么?"

"不习惯你的不存在。"我低着头,瞄着眼睛偷偷看她。

她笑着说:"不会的,不就少了一个同事吗?"

"那不一样。我对你的感觉不是那样的。"我急了。

"一样的。"她坚定地说。她转身离开,只留下一个背影,近在眼前,却那么可望不可及。舒莸,你那么聪明,没理由不知道我的意思。舒莸,你喜欢的人,不是我。我知道了。

这个世界很大,又很小,因为我们相遇了。这座城市,距离不远,只是在两头的我们,各自生活。喜欢你,心有点疼,没有开始,没有结局。

淮安治癫痫病的医院
萍乡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永州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