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军事

黑暗血时代 第二百二十八章 或臣服或死亡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10-12

黑暗血时代 第二百二十八章 或臣服或死亡

,小了说。楚云升自只的物纳符就是种空间世界。几”非人类提及的反物质世界,又或者从古书上支离破碎的信息上来判断,宇宙本身就是多维一体的。

“不是梦,那是什么?”埃德加以为楚云升发觉了什么,有所期望地问道,也只有他最关心的是楚云升的看法,即便楚云升刚才那句话只是喃喃自语,声音并不高。

“不知道。”楚云升摇了摇头,只有再次进入那咋。“梦境”他才能有机会判断是否是另外一个空间。

“不如我们大家再试着进入睡眠?”嘎子看着大家,提议道。“也只能这样了,不过我可不想被困在里面!”埃德加嘟噜着说道。

众人商议不果,谭凝等人依旧没有清醒,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楚云升占了副驾驶的位置,几次试图进入睡眠,都不得成功。

反倒是受过专业练的秦奇英很快地睡着,并再次醒来。

“怎么样?”楚云升出现的她眼前,问道。

“什么也没发生。”秦奇英摇了摇头。

“看来需要一定的触发条件。”楚云升点了点头,转身问道:“还有其他人再次睡着的吗?”

“有,不过都没有梦到。”程黛幽起身回答道。

楚云升将埃德加拉下车,道:“让蒋千沁沿路退回去,准备绕路走吧。这里太邪门了!”

黄山城附近不过是张户的地下藏粮地。楚云升只是想顺路取之,他最终目的地是西北方,现在西面方向沿着长江一带都是抱子森林,不到最后关头,他不想冒死横闯抱子森林。

黄山城是最贴近抱子森林可向西运动的绕道,但这里如此邪门,楚云升不想浪费太多的时间陷在这儿。

好不容易挨到第二天清晨,谆凝等人还是未醒,而其他的学生不管睡上多少次,再也没有能进入那个奇怪的梦境。

无奈之下,楚云升当机立断,让埃德加催促蒋千沁沿路返回。

掉头过程中,昨日队伍中最后一辆大巴车改为了今天第一辆,穿过他们进来的那层稀薄的雾气,那辆大巴车上,就有人大声喊:“蒋姐,出事了,死人了!”

楚云升一惊,起初他还以为最多不幸是和迷雾之城一样,出现空间位移,却未想到竟莫名其妙地死人了。

“怎么回事?”蒋千沁站在大巴下面,冷静地问道。

“是周匀,昨晚他就没醒,我们刚刚退出来,他就口吐白沫,现在呼吸都没有,心跳也停,停,停,”靠在车窗边的女生话没说完,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接着仿佛是商量好了一样,车上的学生纷纷昏到。

蒋千沁也感觉到像是有着一只无形的手,在撤离肢解她的灵魂一样,心头大惊,连忙冲着后面的大巴车喊道:“不要出来,全部回去!”

她当即强忍着剧痛,拉开车门,将意识模糊的驾驶员推到一边。飞速的倒退回去。

回到出发的原地,所有的症状全部顿时消失一空,大巴车上的学生纷纷转醒,就像刚才是幻觉一样,唯一可以证明不是幻觉的证据,就是那位叫周匀的学生,再也没有了呼吸!

楚云升心中一沉,虽然蒋千沁没有对他和埃德加说什么,但这个学生明显是被自己的决定间接害死的。

他不信这个邪,能进来就能出去,迷霎之城那种迷宫大阵都有出路,他不相信这里不没有!

趁着学生们重新从车上纷纷下来,人多混杂的时候,楚云升夹裹着棉衣,单枪匹马沿着原路出去,如论如何他也自己也要试探一下。

果然一离开一段距离,便头疼欲裂,浑身像是散了架一样,有着一股力量,在无法摧毁有着古书保护的意识下,却异常强烈地向回拉扯他。

楚云升开启战甲,全速突进,但越往前,那股吸力越强,牢牢地束缚着他,最终“啵”地一声,他的身形化作一道影子,被掀回了薄雾边缘内,滚落在地上。

“伦农先生,您没事吧?”埃德加悄悄跟着楚云升,与其说他担心楚云升的安全,还不如说他害怕楚云升丢下他独自走了,当然也许两者都有那么一点。

“没事。”楚云升快速退去战甲,扶着埃德加站了起来,沉声道:“我们暂时出不去了!想其他办法吧。总会有生路的!”

“要不去黄山城看看吧,我想既然我们出不去,这里原来的幸存者也应该出不去,附近肯定还有人类,如果找到他们问一问,或许能发现什么?”埃德加托着下巴,丝丝入扣地分析道。

楚云升转念一想,埃德加说也不错,既然不能强行闯出去,那就必定隐藏着其他方式,这里若有幸存者,想必也被困上很长一段时间了,多少能提供一些有用的情报。

但等不及他们出发,黄山城方

“有人来了,准备防备!”楚云升耳朵灵,实际上此刻埃德加还未听到。

很快,雪地里扬起毛舞的雪花,一共二十多辆摩托车,嗡埔一嗡地,从中钻了出来。

每辆摩托车上的人,都穿着一样的火红的衣服,腰间挂着长刀,背着各色枪支,在车队前面排成雁形阵。

当中一人,大约是头领,悬空提起摩托前轮,嚣张跋扈地直逼蒋千沁带着的一干天行者。

那人抽出长刀,刀身上烈焰尽燃,以不可置疑的语气道:“天行者站出来!其他人全部带回烈火城,立刻行动,不从者、反抗者,格杀勿论”。

蒋千沁眉心倒竖,冷冷地看着他,一言不发地留在原地,纹丝不动。

这些人忽如其来,后面的学生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议论纷纷。

对方头领见状冷笑一声,横移刀尖指向蒋千沁道:“你是天行者?”

蒋千沁点了点头,手心里已经开始准备聚集冰能量,以对方现在流露出的火能量来看,已经完全超过了自己,但她并不惊慌,因为后面还有一个潜伏的博士!也是她安排。

“天行者可以得到优待!我们可以提供食物、武器、安全的居所,以及你们想要的一切!”对方头领很满意地上下打量着蒋千沁,从怀中掏出一截面包高高举在手中,赤裸裸地诱惑着。

但同时,他又似乎在担忧着什么,很紧迫地威胁道:“或臣服,或死亡,你们自选!”

对方头领此时还不知道,后方房车的车顶上,一块大布掩盖下,一明三暗有着两把烈焰枪对准他的脑袋,埃德加也许打不死他,但楚云升那只,全力一击,足可以伤害到他。

“他们呢?。蒋千沁指着身后的学生道

对方头领略略扫过一圈,不屑地说道:“不过是一群普通人,只有觉醒的人类才是真正的人类,他们已经不算了!只能作为附属烈火城的奴隶而存活!”

“看来我们谈不到一起了!”蒋千沁淡淡地说道,冰能量部然释放,在摩托车队和自己人之间,竖起一道冰墙。

“杀!”对方头领也干脆直接,大声向他的同伴喝令道。

轰,轰,轰,,

楚云升一向偏爱先发制人,蒋千沁给埃德加开枪的信号就是竖起冰墙,对方头领只来得及挥刀,便被楚云升急促的元气弹打的飘飞起来!

一枪跟着一枪,没有丝毫的停顿,完全不给对方头领任何喘息的机会。

按照常理来说,即便对方是三级甲等甚至王级别的黑暗武士的水平,楚云升也自信在自己连发的元气弹面前,至少也得受伤!

但诡异的是,这个头领竟用着那柄长刀,死死挡住了楚云升所有的元气弹攻击,只是受到了一些火能量波及,并无大碍。

那柄刀有问题!

楚云升眉头一皱,正考虑要不要动用千辟剑将他劈了,但那样一来自己必定被暴露。

正在这时,对方头领虽无大碍,但也被楚云升压制地完全不能反抗,他身后的摩托队列中,立刻弹身飞起两道身影,挥舞着火焰长刀,一道道火刀从横交错地斩向大地。

跟着那两道身影越过冰墙,弹跳着直逼房车的车顶,蒋千沁和其他天行者只能堪堪挡住对方其他红衣天行者的攻击,根本顾不上拦截这两道身影。

这些人果然了得,比起任三宝等人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难怪才口气如此之大,且丝毫不给蒋千沁除或臣服或死以外的第三种选择。

正值楚云升准备首先释放青甲虫二型进行进攻,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露出千辟剑以至暴露自己,但此时情况再次突飞飓变!前方的雪花再次飞舞起来,周天蔽日,伴随着奔腾地马蹄声

嘀,嘀,嘀

一支支晶莹剔透的冰箭,穿破气流的阻隔,发出刺耳的鸣镝,夹住着雪花,铺天盖地的击下!

随着冰箭刺落,弥漫飞逸的雪幕中,腾空越出一匹身形矫健的雪白骏马,马背上骑着一个蒙面的人,一袭白衣,飘衣袂袂;雪白的披风,扶风飞扬。

白马驻地嘶鸣,它身后从模糊到清晰。再次显露出一头头神采飞扬的战马,马背上的人,和第一个一样,自色的衣裳,白色的披风,白色的蒙面,,

逼近房车车顶的两道身影,当即折身返回,救起头领,三人一起劈起长刀抵挡楚云升的连绵不断的火元气弹攻击。

“操!兄弟们撤,吹雪城的娘们跟过来了!”被楚云升一直死死压制的头领,大喊一声,放弃抵抗,三人合力,终于可以堪堪从楚云升的枪下撤退下来。d

泰州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常德哪家性病医院好
来宾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泰州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常德哪家医院治疗性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