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

美漫世界恶魔猎人第四十章布鲁斯韦恩秘

来源:  点击次数:4  时间:2019-01-16

美漫世界恶魔猎人 第四十章 布鲁斯·韦恩生活是一团麻

波比艰难的拽着但丁的胳膊,她甚至已经带上了呼吸器,如今,两人正乘坐一架归属于尼泊尔的飞机,飞行在两万三千米的高空上,但丁此刻已经打开了机舱大门,下一刻,他将从飞机上跳下。

“嗖!”

干脆的有如一颗红色的流星,但丁从飞机上一跃而下,赤红的风衣咧咧作响,可那声响远不如但丁耳中的风声更为强烈。

波比目视着但丁跳下,她示意飞行员关上机舱大门,开始返航。

而但丁,他正通过肉眼来观察下方的山势,占卜结果显示雷宵古的位置在中国吉隆附近的希夏邦马峰附近,可是,但丁现在根本看不清究竟哪里才是希夏邦马峰,他迷失了。

与此同时,吉隆附近的一所监狱里,布鲁斯·韦恩正从噩梦中惊醒。

“呼……呼呼!”

布鲁斯迅速的喘息着,不止一次,不止一次在梦里回到小时候,回到那个让自己终生难忘的时候,或许是自己七岁时掉进井里摔断了腿,无数蝙蝠扑面而来,或许是自己七岁时的,自己的父母死在自己面前,七岁,真是个不详的时代!

“你做噩梦了?”

布鲁斯的耳边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布鲁斯看过去,那是一个看上去非常慈祥的老人,不过,据布鲁斯所知,这个老人十三年前因为杀人罪来到了监狱。

布鲁斯迷茫的看着老人,他总会想,这个老人已经失去了一切坏心思,甚至,他现在就只想活下来而已,这样的人不该待在监狱遭受这种苦难!

但是,想想老人当年犯下的罪行,布鲁斯又无力起来,按照他的罪行,他理应受到这样的惩罚!

矛盾,这世上满满的都是矛盾,为什么死的总是好人,为什么活着的总是坏人,被老人当年杀死的人同样是可怜者,他死了,可老人现在还活着,老人曾是个罪人,可他现在还是么?

“嘿!”

老人看布鲁斯在那发呆,又一次问出声来,布鲁斯听见声音,

美漫世界恶魔猎人第四十章布鲁斯韦恩秘

飞快的清醒过来,他看着老人,轻轻点点头。

“做了个噩梦!”

布鲁斯没有说谎,那的确是个可怕的噩梦!

“玲玲玲玲铃铃铃玲玲铃铃铃!”

让人烦躁的要死的铃声再一次响了起来,任何人听到这一长串单调的铃声都会止不住的郁闷,可是,这样的铃声布鲁斯还要听上三个月!

这是早餐的哨!

老人悄悄凑到布鲁斯身边,老人身上的破棉衣里散发着浓浓的酸臭味儿,可布鲁斯不觉得恶心,因为布鲁斯自己身上也是如此。

“他们要教训你,你要小心!”

老人小声说了一句,这一声提醒让布鲁斯心底一暖,在这寒冷的监狱里,能让自己感到温暖的应该只有这老人的关心了吧。

不!

不应该如此!

布鲁斯提醒自己,老人是个罪人,他在偷盗时杀死了发现他的人并因此进了监狱,老人就和当年杀死自己父亲的人一样,都该死!

该死么?

真的该死么?

布鲁斯扪心自问,半个多月的相处,他知道老人是个什么样的人,热心,慈祥,这就是老人的性格,这样的老人,应该给他一个悔改的机会,给他一个重新生活的机会!

布鲁斯无神的跟着犯人的队伍,他双眼扫过这一群无精打采的犯人,其中有很多都和老人一样,在这监狱里呆了至少十年,他们中总有忘记过去的人,他们中总有一心悔悟的人,他们中有人应该得到第二次机会!

可是,杀死我父亲的凶手,他也曾在监狱里呆了整整十四年,他悔悟了么!

他会悔悟么,他真的会为杀死自己的父亲而感受到煎熬么!

他死了!

哪怕他真的悔悟了,他也已经死了!

三年前,原本应该是我杀了他的!

布鲁斯无力的思考着,迷茫的顺着囚犯的队伍行进着,直到他听到了耳边的低语。

“他们来了!”

说话的是老人,布鲁斯顺着老人视线的方向看过去,一个长相凶恶,满脸伤疤的中国壮汉正带着一群人走过来,布鲁斯知道,这个男人是昨天自己打晕的那个混蛋的哥哥,现在,他来为他那蠢弟弟找场子了!

“真是够混蛋的!”

布鲁斯心里骂了一句,三年之前,他还是哥谭的娇子,韦恩家族的继承人,直到那一天,他变了。

那一天,距离布鲁斯父母死亡已过了十四年,那一天,正是杀死自己父母的凶手,乔·奇尔申请假释的听证会,自己从大学回到哥谭,自己带着一把满是子弹的左轮枪,自己本想亲手杀死他为自己的父母报仇。

可是,乔·奇尔最终死在了自己的面前,可动手的却不是自己,而是一个被人指使的女人,指使她的是哥谭本地最大的黑社会头领,法尔科尼!

布鲁斯忘不了,当乔·奇尔死后,自己坐在瑞秋的车上,听自己最爱的女人,瑞秋向自己讲述法尔科尼那一系列的恐怖行为,而自己,却只在为乔·奇尔死感到兴奋和满足。

布鲁斯忘不了,当自己告诉瑞秋,自己原本想亲手杀了奇尔,并将自己藏在身上的左轮枪拿给瑞秋看的时候,瑞秋那失因为活着望的眼神。

布鲁斯忘不了,当瑞秋给了自己两巴掌,那是她一生中唯一一次动手打自己,布鲁斯更忘不了瑞秋那含着泪水的眼眶,还有瑞秋留给自己的最后一句话:“你父亲会以你为耻,布鲁斯!”

布鲁斯忘不了,当自己来到法尔科尼面前,却被法尔科尼狠狠地辱骂与恐吓,自己以为自己不会怕他,可是,当法尔科尼威胁自己,要杀死瑞秋和自己的老管家阿尔弗雷德之后,自己那时有多么恐惧!

那一晚,布鲁斯被法尔科尼打出了酒馆,自己空有一颗自以为聪慧的头颅,自己却连正义与复仇的差别都搞不清,正义将使秩序得以延续,复仇却只能满足自己,自己空有哥谭娇子的名声,自己却连黑暗与光明都看不清!

那一晚,布鲁斯用身上所有的钱,买走了一位老流浪汉身上的破大衣,并将自己的大衣送给了他,自己游走在每一个小巷中最阴暗的地方,自己因为饿急了而开始盗窃,自己又因为想要感受罪犯的感觉而去犯罪!

布鲁斯茫然的回忆着一切,他回忆着自己被抓到这里的原因,自己居然伙同一群盗贼偷盗了一批值钱的货物,当自己被警察抓起来之后,自己才发现,自己偷的东西居然是韦恩集团与中国开展的贸易往来中的一部分!

无论中国的警察如何询问,布鲁斯也不肯说出自己的名字,难道,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韦恩家的继承人,居然盗窃自己家卖出去的东西!

布鲁斯的脸上挨了一拳,他知道,那是找茬的壮汉干的,布鲁斯甚至觉得他打的对,恐怕直到现在,自己才真的会让父亲以自己为耻!

可是,真想听父亲骂我一声:“我因你而感到耻辱!”,真的好想啊!

布鲁斯飞快的躲开了壮汉打过来的拳头,稍微伏低身子,一个向后肘击将壮汉打昏过去,布鲁斯不屑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壮汉,垃圾,都是一群垃圾,不止行为和信念是一团垃圾,就连本事也是垃圾的要死!

这样的垃圾,再多也没有用!

四五个壮汉的小弟将自己团团围住,他们拽着自己的衣服,踢自己的腿和屁股,他们锁住自己的脖子,该死!

布鲁斯将双脚踩在墙上,向后狠狠地一蹬,将企图控制自己的三个人全部推挤到地上。

“来啊!”

布鲁斯大吼着。

“来啊,混蛋!”

一个,两个,三个……越来越多的人倒在了自己的手上,这些人都是罪犯,他们都有罪!

布鲁斯心满意足,他不断用自己的方式惩罚着有罪的人,让他们感到恐惧和痛苦,现在,自己还会是父亲的耻辱么!

“哒哒哒!”

枪声响了起来,布鲁斯被一群狱警控制住,他们拉着布鲁斯,嘴里不断说道。

“关禁闭,关禁闭!”

“为什么关我禁闭!”布鲁斯不甘心的吼叫着:“先动手的是他们,人多的也是他们!”

“关禁闭是为了保护!”

“我不需要保护!”布鲁斯辩解着,像他们那样的垃圾,再来十个二十个又能怎么样!

“保护的是他们!”

狱警这样说道,布鲁斯无力反抗。

然后,布鲁斯在监狱里看见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你好,布鲁斯·韦恩!”

这个人认识自己,这让布鲁斯羞愧至极,原来,已经有人知道自己如今的身份了么,自己正在做让父亲,让母亲,让整个家族蒙羞的事情!

“你认识我!”布鲁斯狠声问道。

衣装笔挺的男人向前走了一步,从阴影中站到阳光下,他缓缓的自我介绍道。

“在下名为杜卡达,我奉雷宵古之命前来,那是一位令一切犯罪团伙闻风丧胆的人物,也是一位能给你指引的人!”

“你为什么以为我需要指引!”布鲁斯不屑的问了一句,指引,他不需要指引,他只是在探索罪犯的生活。

“像你这样的人沦落到如今的下场,只能是你故意如此,雷宵古大师知道你一直探索着犯罪团体的生活,所以,他比你更清楚,你迷失了,你已经遗忘了你最初的目的!”

布鲁斯愣住了,他知道名为杜卡达的人说的没错,无论自己如何向自己解释自己的行为,也掩盖不了自己已经迷失的事实,从最初的小偷小摸,到后来的团伙作案,布鲁斯参与各式各样的犯罪,却没有真正解决过任何一起犯罪事件!

“那你觉得我能受到怎样的指引?”布鲁斯迷茫的问了一句。

“那将是一条更好的打击罪犯的道路,更好的行使正义的道路,一条属于影武者联盟的道路!”

杜卡达蹲在布鲁斯面前,缓缓的陈述着:“像你如今这样迷失在自我满足中的家伙,没有信念,没有击败犯罪者的方式,你将被威胁,被囚禁,被击溃,但雷宵古大师会教你如何避免这一切,你将走上另外一条路,那条路的名字,叫做传奇!”

说完之后,杜卡达站了起来,整理了他的衣服,轻声说道:“明天你将被释放,如果你希望得到改变的话,到东面的山坡寻找一种罕见的蓝色花朵,带着它爬到山顶,你会得到改变一切的机会!”

禁闭室大门缓缓打开了,杜卡达离开了,布鲁斯无力的蜷缩在禁闭室的角落,他那混乱的脑子里多了一些新的东西。

要不要,要不要试着寻找雷宵古,找到自己的信念,倘若雷宵古真的能帮助自己呢!

整整一个上午,布鲁斯都在思考这个问题,直到他听见了不断作响的警报声!

布鲁斯爬到禁闭室唯一的小窗口向外看,可他什么也看不到,他只能听见外面不断传来的枪声,还有拳拳到肉不断打击的声音,当一切都静下来之后,布鲁斯听到了一个非常好听的男性声音。

“我无意冒犯,只是一些意外让我来到这里,现在,你们都已经失去了战斗的能力,所以,我才有了解释的机会!”

“你是谁,你来做什么!”

布鲁斯听出问话的是今早将他关禁闭的狱警,布鲁斯疑惑着,他在猜测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下一刻,他听到了令他深深惊讶的声音。

“我是但丁·纳菲利姆,我来寻找和雷宵古有关的消息,有谁听说过他么,都没听过也没有关系,毕竟我从没想过到这里来寻找线索,监狱,这可不是个问话的好地方!”

“难道你不是来劫狱的么?”狱警恶狠狠的质疑着,他非常不满自己一方近二十名战士轻易地被击倒。

“哈!”但丁轻蔑的笑了笑:“你们觉得我像是来拯救这一群犯罪者的人么,我的目的是打击世界表象背后的罪恶,我是善良者的救世主,而非恶人称颂的邪神!”

布鲁斯听出了这个人嘴里的不屑,雷宵古,自己上午刚刚听到过这个名字,雷宵古!

“我知道!”

布鲁斯用尽全力喊了出来。

“我知道雷宵古!”

或许,同外面那人接触过后,可以更详细的了解雷宵古吧,毕竟,那决定着自己未来的足迹!

户外木塑地板价格
drlf过滤器价格
烤箱做面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