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

黄山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5-18

女同志长得好看真耽误事,

摸了身上所有的兜,就差把鞋脱了下来,也没找到305的钥匙。她倚在门口,事不关已的笑着看着我,自己记性不好,怎么赖别人。

一早,新来的服务员从这儿过,我就多瞅了几眼,钥匙是忘拔了,还是揣兜里了,一点印象都没有,不怨她怨谁。我认真的说。

站在蚌埠站外,望着售票处已延伸得如九曲黄河般看不见尾的人群。

“如果买不着票,怎么办?”

“黄山。”

这是这趟安徽维修听到她在我耳边最多的两个字,从含情脉脉的诱惑到咬牙切齿的恐吓,已折磨了我一路。

南下的难度不次于北上,只好坐短途汽车,一站一站的倒车,黄山,越来越来近。

小鸟般依在车窗边的她,透明如薄纸的脸上映满窗外江南初春的阳光。不时的回头晃醒晕晕欲睡的我。

一个人出差惯了,不习惯带人出门,何况是女同事。

“你来过黄山吗?”

“不常来。”

她赌气的看着我,“怎么总听不懂你说的话。”清澈的眼白了我一眼。

“我坐火车如同你坐公交车一样的频繁,去过的地方超过十次是常去,低于十次是不常去。”

清澈的眼突然垂下。

“但和传说中这么好看的同事,一起去看“梦笔生花”却是第一次。”

垂下的清澈的眼又悄然升起两朵弯弯的月牙。

由于是旅游高峰期间,到山脚下已很难找到旅店了,辛辛苦苦的找到一家,却只剩一间房,窄小得连转身都得小心翼翼,老板娘笑意盈盈的说:再犹豫这最后一间也没得选了。

她坐在床边,我没处站,没处坐的倚在门边看着她不知疲倦的四处瞅着,

能洗澡不?

啊,我怔怔的才缓过神,看了看简陋的屋内,

想洗的话,只能干洗了。

跟老板娘要了两壶热水,怕她嫌脏,又去买了一个新脸盆,

凑活的洗吧,把门划好。

她看出是新脸盆,你每回都用新的吗?

我在外地从来不洗。

门带上时,她跺脚的声早已传出。

在一个人的夜,呼吸着陌生的城镇。春虫不知在谁的心里煮嚼着谁的心思,缠绵在耳边,怎么转身都丢不掉。

月的影,树枝的影,花的影,远处山的影,杂乱的压在眼里,却怎么也遮掩不住躲闪时那百合般婀娜的手,心痛的不敢停留在那一刻,

一想即逝。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纤细的身影不知何时已叠在我的影子上,一袭长发散着轻淡的发香,绕在鼻间,

抬头同看月,低头想谁随。她淋着月色,翘翘的鼻翘成一段月牙儿般的弧。

她很像她,那首玩笑诗,是一个月圆的日子,发给她的。上班时,这十个字,她坐在那静静的看了一天,便被满屋的人发觉。

把床上的两层褥垫拽下了一层,铺在地下,已没了下脚的地方,想找点什么铺在上面,衣挂上有几张报纸在凉爽的夜风中刷刷的响,一掀开,是她刚洗的内衣,怕我看见,又不知晾哪,就用报纸遮住。怎么也找不到刚脱下的上衣,突然想起来,在她的身上,

她进屋时,没等我提醒,一脚就拌倒在我铺在地上的床垫上,拖鞋飞到了墙角,捂着柔白如手的脚,瞪着我,登不了山,明天背也背我上去。

扶着她上了床,依在枕边,看了看脚,看了看轻皱的眉头,

“求之不得。”

从包里拿出手电筒,扔到她身过,两个用途:起夜时,照着点,别踩着我,二是我起夜后有时糊涂,上错了床,你好防身。随手闭了灯,近近的听着她的呼与息,在天籁中。

三点半,就叫醒了仍熟睡如猫的她。

三分钟后,我已装备整齐。望着镜子旁忙碌的她,打仗似的,穿着这儿,穿着那,描着这儿,画着那,

第一,天还没亮,谁也看不清你如花的容颜,第二,上山的人,起大早是为了看山,肯定不是为了看你,所以别弄得这么隆重,行不?

镜子里的她,瞪了我一眼,顺手把手电筒扔给了我,

还防身呢,连只蚊子也没有,想失身都没机会。

黄山早醒的潺潺溪声系在轻鸣的鸟翼上,在深灰色的山间辗转,不沾尘烟的气息在脚边沉淀着夜色,象孤寂的眼中飘动着无序的思绪,象是急于摆脱一件缠绕很久的网,在渐呈淡灰色的石阶间弥漫,

天色在晨雾中,在山影中,如远久的水墨丹青,在眼中流淌,一朵朵墨香在流淌中凝固,如眼前的梦笔,孤掷一笔,深邃不见底,周围十余米,无一处着落,孤芳中只能自赏,任梦在心头不谢的绽放。

她的手浸着青灰色的雾,冰凉,漆黑的眼映着眼前的绽放,薄薄的唇,露着星点的贝白,若张若合间,整个心思浸在这千年的执着中。而远处的飞来石,不知是走还是留,躲闪中犹豫着,蹉跎着近在咫尺的千年相思。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她用指尖轻轻的划着我的手腕,一道道的白的印记,转眼间变红,形成了一个字,

是她的名。

如梦笔的花在腕间静静的开。

河源治癫痫康复率高的医院银屑病到底是怎么引起的怎么有效的预防牛皮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