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女生

腊八粥熬成品粥色纯红取避邪之意呼为朱砂粥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6-30

喝腊八粥,我从小就讨厌粥里煮得烂乎乎的红枣。最近才偶然高兴地发现,原来往昔真正讲究的腊八粥,就是不会掺有煮枣!

据金寄水、周沙尘《王府生活实录》所言,在过去,“豆、枣相掺,米、果同煮”,是“粗粥”。另有“细粥”,也叫全粥,熬成品是粥色纯红,却不见一粒豆、半颗枣。腊八粥必须精心熬成红色,这一点今天似乎已经不强调了,但却是曾经的风俗

中国最后一位公主连慈禧太后都又敬又怕她

从《东京梦华录》中的记载可知,北宋时“腊八粥”已经盛行,但只说各个佛寺煮“七宝五味粥”,民间则家家“以果子杂料煮粥而食”,并不强调粥的颜色。不过,元人熊梦祥《析津志》中却写道,每逢腊八这一天,佛寺中熬“红糟粥”,皇宫以及百官士庶之家则一律“作朱砂粥”,可见,是在元代,形成了腊八一定煮红粥的风气。

古人认为朱砂可以避邪,让腊八粥呈红色,并且呼为“朱砂粥”,想来也是取避邪之意吧。粥内当然不能真的放朱砂,而是借助红豆、红枣来染色。至于具体方法,明代太监刘若愚《酌中志》中提到,“先期数日,将红枣搥破泡汤”,到初八日的早上再以这种枣汤煮粥。清人富蔡敦崇《燕京岁时记》里则说是将滤去皮的红枣泥与杂米一起煮。《王府生活实录》里介绍的方式最为细致:将红豆在清水中熬汤,红枣也在清水中熬汤,熬成绛红色的豆汤、枣汤,然后将豆、枣都滤去,再以两种清汤合在一起,小火煮熬“粥米”。

粥米就是腊八粥所用的杂米。细粥仅粥米就要包括十种,大致为莲子、茨实、菱角、薏仁米、白米、糯米、大麦米、黄米、小米、高粱米,熬成红润澄净的一锅杂米粥,其内并无红豆与红枣的影迹。

那么,腊八粥内一定要有杂果,却又如何而来?原来,“粥果”要另配,花色很多,包括白葡萄干、熟栗子、青梅、糖渍樱桃以及制熟的大杏仁、榛子仁、松子仁、核桃仁、瓜子仁、花生仁等。其中也有小枣,但要去掉外皮,一剖为二,除掉枣核,以便其口感细腻。同时,杏仁等果仁中的一部分利用红麯或胭脂染成红色。

馈送亲友时,是将红粥盛在罐内,各色果仁分别装在大攒盒的一个个小格里,配套送出。临到食用,才将红粥分别舀至一只只碗中,再由手巧的人把红、白两色的果仁在粥面上洒成一个方形的图案,其间点缀栗、枣、青梅、樱桃,缤纷多彩,据说喝起来也别有风味。

在腊八粥上用多种果仁撒出吉祥图案,说来也是惊人漫长的传统风俗,宋人庄绰《鸡肋编》里已经记录:“宁州腊月八日,人家竞作白粥,于上以柿、栗之类染为众色,为花鸟像,更相遗送。”发展到清代,竟演变成将粥果加工为各式迷你小工艺品的风气。据孔子七十七代孙女孔德懋回忆,当年曲阜孔府内就是如此,例如红色的山楂果会雕成小小的镂空花篮,令其浮立在粥面上。

《燕京岁时记》、《北京岁时记》则记载,民间流行用粥果拼塑成小狮子,

乔致庸的用人之道乔致庸和乔家大院

叫“果狮”,大致是以干枣为狮身、半个核桃仁为狮子头、松仁作足、杏仁作尾,以糖粘连成形。此外也用类似方法粘成袖珍小娃娃的形象,等到浓稠的腊八粥在碗中晾到半凝固状态时,把如此的果狮、小童像轻轻放到粥面上,宛如彩色浮雕的效果。

更惹人口水的是,清代讲究人家喝腊八粥时,要配四样粥菜、四样点心,其中一样粥菜是山鸡丁炒粥果,也就是将核桃仁、杏仁、松子仁、花生仁、白葡萄干与山鸡的肉丁一起炒成热菜。如此细粥小菜的搭配,听起来真是好香美的感觉。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刘一平找到容金珍郑重其事地说自己知道容金珍在干什么,他说“紫密”就是一个魔鬼,它变来变去,根本抓不住它,它会吃人,只除了一个人可以与

李君羡是怎么死的李君羡头发为什么白了

它抗衡,说着把自己以前的演算本掏出来塞给容金珍,还神神叨叨地让容金珍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是他给的。这本演算本对容金珍的算题提供了很大的帮助,很多思路都是容金珍从未想到过的。

容金珍悄悄地向王大枣打听刘一平到底是谁,王大枣指着正在独自下棋的棋疯子告诉他,这人就是701破译处的刘一平科长,容金珍这才明白原来“棋领导”不姓棋,王大枣告诉容金珍,这刘一平就是算题算疯的,如果容金珍能把刘一平没算明白的题算出来,那他就比北院所有的人都厉害,他就是收发室之光、701之光,他就是国家的栋梁。

王大枣对刘一平和容金珍宣布,从即日起南院收发室的工作重点从养鸡、巡山转变为全力以赴地算题,北院成立了Q小组,他们就成立特别行动P小组,誓将北院完成不了的任务完成。从这一天开始容金珍就是没日没夜地算题,王大枣和刘一平就负责将容金珍的演算稿全部捡起来裱糊在墙上。

一直在监听的孟小云终于等到了有人给他们的监控对象“老鼠”打电话,对方约两小时后第二棉纺厂碰头,雷婷随即将这个有可能掌握“紫密”之人取代号为“猎手”,并让当地公安追查该电话的来源。

不多时“老鼠”等五名猎物全体出动来到第二棉纺厂的一个废弃车间等待“猎手”的出现,“猎手”却在提着箱子前往第二棉纺厂的途中被人示警,他赶紧回到旅社打电话去猎物等待处指示他们“下雨了,今天不晾衣服了。”猎物收到指示即刻收拾东西准备撤退,同时孟小云也监听到了电话,请求雷婷是否继续行动,雷婷在得到各岗均已到位的回复后下令行动。

公安来报,刚才猎物们的指示电话经查是从国庆旅馆打出的,服务员证实该住客尚未退房,住一零二房间。安能申请前往国庆旅馆进行监控,警惕性极高的猎手闻到了危险的气息提前跳窗逃走,安能随后追出,原本安能有机会一枪将猎手击毙,但想到雷婷的命令“必须活捉猎手”,于是一路尾随,没想到被前来接应猎手的杀手一刀刺中小腹,在失去意识之前安能对准猎手扣响了钣机。

公安带来消息,称在废弃仓库的角落里找到了电子管,潘森和严实已经将电子管护送回701,猎手依然下落不明,只知道他在组织中的代号为“鹰眼”。

安能终是因为伤势过重被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他知道自己快不行了,他恳请郑当不要将自己的事告诉容金珍,容校长刚去世,再受此打击他怕容金珍会受不了,到时闹起来又耽误算题,到实在瞒不住了就告诉他自己给他留了两句话“八八五”、“三五七”,容金珍懂其中的意思。最后安能表示想与翟莉单独说几句话。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